第七章宝玉呈才藻

第七章 宝玉呈才藻

这天,花园竣工。园内各处景致本该由元妃题匾作对,却因元妃没观赏过,无法题。各处又不能没有匾额、对联,贾政就带一班清客游园,先拟出临时写上,待元妃来后再由她亲自题咏。众人刚到园门,见宝玉领着丫鬟小厮一溜烟般逃出来。却是宝玉游园解闷,听贾珍说老爷来了,鼠避猫儿般想逃,不料却迎面撞上贾政。贾政听塾师说宝玉别的学业一般,专会吟诗作对,有些歪才,就让他留下,想试试他。宝玉不知是福是祸,只好硬着头皮留下来。

贾政让执事关上园门,先看了外观,见式样新颖,不落俗套,没有刻意雕琢的痕迹,自是高兴。接着大开园门,一座青翠的假山迎门而立,遮断视线。众清客齐赞:“好山,好山!”贾政说:“没有这山,园中景色一览无余,还有什么趣?”那山石千姿百态,奇形怪状,中间有条羊肠小径。贾政等人逶迤走进山口,见山头上有一块镜面般光滑的白石,正是题字用的。贾政就让清客们议论。清客们已看出贾政让宝玉跟来的用意,只用俗套来敷衍,七嘴八舌地说了十几个,贾政都不中意,就让宝玉拟。宝玉说:“古人云:‘编新不如述旧,刻古终胜雕今。’此处不是正景,不如直书‘曲径通幽’四字。”众人都说:“是极!妙极!二世兄天分高、才情远。”贾政说:“不要过奖他,他不过以一知充十用,取笑罢了。”

过了一个石洞,只见花木扶疏,一条清溪从花木中泻下石隙。再往前走,平坦宽阔,两边飞楼插空。清溪上,有一座石桥,桥上建一座亭子。清客们这个说应拟“翼然”,那个说该叫“泻玉”,都有典故可查。宝玉却认为此处用这些词粗陋不雅,该用含蓄些的。贾政嘲笑说:“方才众人编新,你说‘不如述古’;如今我们述古,你又说‘粗陋不雅’。你说说你的。”宝玉说:“用‘沁芳’二字,岂不新雅?”贾政捻须不语。众人忙赞宝玉才情不凡。贾政又命宝玉作一七言对联。宝玉四顾,说:

绕堤柳借三篙翠,隔岸花分一脉香。

再往前走,一片翠竹掩映一带粉墙、几间整洁的房屋。贾政说:“若能月夜在此读书,也不虚度一生。”一清客说:“此处应题四个字。”有人说:“淇水遗风。”还有人说:“睢园遗迹。”贾政都未点头。贾珍说:“还是宝兄弟拟一个。”贾政说:“他没作,就先议论别人,可见他轻薄。”众人说:“他议论得对,不必指责。”贾政说:“今日任你胡说八道,先说出议论来,才许你作。”宝玉说:“这是第一处行幸的地方,必须歌颂圣上才好。用四字的匾,古人也有现成的。”贾政质问:“难道‘淇水’、‘睢园’不是古人的?”宝玉说:“不如‘有凤来仪’。”众人齐声叫好。贾政让他再题一联。宝玉说:

宝鼎茶闲烟尚绿,幽窗棋罢指犹凉。

出了小院往前走,前面有青山斜阻。转过山,有一处土墙茅舍,几百株杏花云蒸霞蔚,四周用桑、榆、槿、柘的嫩枝编成碧绿的篱笆。篱外有一口土井,井边有辘轳水车,再往外则是一望无际的田地。贾政说:“此处虽是人工穿凿,倒别具一格,勾起我退隐归农之意。”众人见篱门外路旁有一石,都说在此题留最好,若在茅草屋上挂块匾,反而破坏了田园风光。众人又说,这种风光古人都说尽了,很难再出新意,不如直接题“杏花村”。贾政就让贾珍做一个酒幌子,要配合田园风光,不得华丽,用竹竿挑在树梢上。又吩咐这里不必养鸟雀,只养些鸡、鸭、鹅就行了。宝玉早等急了,不待贾政吩咐,就说:“旧诗云‘红杏梢头挂酒旗’,此处就题‘杏帘在望’。”众人都说好。宝玉又说,“村名用‘杏花’太俗,唐诗云‘柴门临水稻花香’,不如用‘稻香村’。”众人都拍手称妙,贾政却怒喝:“无知的孽障!你知道几个古人,读过几句旧诗,就敢在老先生们面前卖弄?”

众人进了草堂,贾政见都是农家摆设,问宝玉这里怎样?众人推宝玉,让他说好。他却顶起牛来,说:“比‘有凤来仪’差远了。”贾政斥责宝玉只知享富贵,不知这里气象清幽。宝玉却反问贾政不懂“天然”二字。接着他侃侃而谈,说这里是人工所造,与自然景色大相径庭,没有天然的情趣。不等他说完,贾政喝令:“滚出去!”宝玉刚出门,贾政又叫:“回来,再题一联,若不通,一并打嘴!”宝玉说:

新绿涨添浣葛处,好云香护采芹人。

又到一处景观,使人有飘然出世的感觉。有人说:“叫‘武陵源’。”又有人说:“叫‘秦人旧舍’。”宝玉说:“这两个名都有逃避乱世的意思,怎么能用?不如叫‘蓼汀花溆’。”贾政斥责:“更是胡说!”

众人来到湖边,贾政问:“有船没有?”贾珍说:“采莲船四只、座船一只,正在造。”就引众人绕行,来到一处院落,里面不见一株花木,却种满了各种香草,散发出种种异香。众人都不认识,宝玉却引经据典,把《离骚》《文选》《吴都赋》《蜀都赋》等古文中记载的香草说了个遍,又被贾政呵斥一通。众人先后说了几个题词、几副对联,贾政都不中意。他见宝玉低头不语,又呵斥:“怎么该你说时你又不说了?”宝玉先批驳了别的人的题词、对联,才说:“匾上不如‘衡芷清芬’四字。”又吟一联:

吟成豆蔻诗犹艳,睡足荼梦也香。

贾政嫌他套“书成蕉叶文犹绿”。众人代他分辩,李白的《凤凰台》全是套崔颢的《黄鹤楼》,只要套得出奇就好。

大家来到正殿,只见雕栏玉砌,金碧辉煌。贾政说:“太富丽了些。”众人说:“此处题‘蓬莱仙境’才妙。”宝玉心中忽有所动,似乎到过这个地方,却又一时想不起来,不由走了神,连贾政让他题咏也无心了。众人见贾政要发火,连忙劝解,贾政也怕过分难为宝玉,贾母不依,就说:“限你明天题来,题不好定不饶你!”

众人出来,有人来回,贾雨村派人来有事。贾政就领人从另一面出去,走马看花般观赏其他景致。众人走累了,贾政见前面有一座院落,就进去歇脚。院中点缀着山石,种着碧桃、芭蕉,一株西府海棠格外娇艳。众人议论一番海棠,宝玉又发一通高谈阔论。贾政问:“这里题什么新鲜字?”一人说:“题‘蕉鹤’。”又一人说:“‘崇光泛彩’方妙。”贾政与众人都说好,宝玉却说:“妙是妙,可惜只说了海棠的‘红’,遗漏了芭蕉的‘绿’,不如题‘红香绿玉’,方两全其美。”贾政连连摇头,说:“不好,不好!”众人进屋,里面与别处截然不同,竟分不出间隔。原来四面都是雕空玲珑的木板,请高手匠人雕出的各种美丽的花样,再看墙上,都是按古董的外形抠出的槽子。众人齐赞:“好精致!”贾政转了几圈,竟迷了路,好容易找个门,却见自己与一群人迎面走来,原来是面大镜子。转过镜子,门更多了,只好由贾珍引路,方转出来。众人都称赞:“有趣,有趣!搜神夺巧,太好了。”

宝玉去见贾母,被贾政的小厮们抱住,说:“老太太几次叫你,是我们说老爷没难为你,才让你大展才华。人们都说,你作的诗比众人的都强,该赏我们吧?”宝玉说:“好,一人一吊钱。”小厮们说:“谁没见过一吊钱?”七手八脚地把宝玉佩带的荷包、扇袋等装饰品解个一干二净。宝玉见了贾母,贾母知贾政没难为他,也很高兴。

袭人倒来茶,说:“你身上的东西又让那些没脸的东西解了?”黛玉一看,赌气说:“再想要我的东西,可不能了!”转身回房,拿起剪子把为宝玉做的香袋铰碎。宝玉忙跟进来,见她把香袋无故铰了,也有些气,就把衣服解开,从里面衣襟上解下荷包,说:“你瞧瞧,这是什么?我可曾把你的东西给人?”黛玉见他如此珍惜,低头不语,后悔方才莽撞。宝玉说:“我把这荷包奉还如何?”就把荷包掷到黛玉怀里。黛玉气哭了,拿起荷包又要铰。宝玉忙夺下来,赔笑说:“好妹妹,饶了它吧!”黛玉赌气上了床,面朝里躺下。宝玉就“妹妹长”、“妹妹短”地赔不是。黛玉被缠不过,起身就走。宝玉跟在后面,说:“你到哪里,我就跟到哪里。”黛玉又被他逗笑了。

二人来到王夫人房中,宝钗也在那里。贾蔷已从苏州买来十二个女孩子及行头,聘来教习。王夫人让他们在梨香院排戏,薛家搬到东北角一处房屋居住。林之孝家的又来回:“采买的十二个小尼姑、小道姑都到了,道袍也做好了。还有个带发修行的,出身仕宦之家,因自小多病,入了空门,带发修行,法名妙玉,今年十八岁。她文墨极通,经典也极熟,模样又好。去年她随师父来京,在西门外牟尼院住。如今老姑子死了,只她一人在此。”王夫人说:“你怎么不把她接来?”林之孝家的说:“她不愿到公侯门第来。”王夫人说:“那就下帖请她。”宝钗见这里忙乱,就与宝玉、黛玉来到迎春房中。

宁、荣二府天天忙乱,直到十月方才准备完毕。贾政上朝奏本,皇上批下:“明年正月十五日贵妃省亲。”贾政奉旨,两府更忙,年也没过好。到了正月初八。就有太监来看了别墅,安排好举行各种仪式的地方。接着,就有关防太监带着小太监在街上安放围障,还有人来教习贾府各种礼仪。工部指挥人打扫街道,五城兵马司撵逐闲人。到了十四日,花灯烟火都备齐,上下通宵未眠。

十五日五鼓,自贾母等有爵位的,都按品级穿戴整齐。大观园内更是富丽堂皇,静悄悄无人咳嗽一声。贾赦等男亲等在西街门外,贾母等女亲等在荣府大门外。一位太监来到,说是元妃到天黑后才能来,凤姐儿就劝贾母等先回去歇息,自有她照料。到了晚上,她便命人点起灯烛。外面忽然响起马蹄声,十多个太监赶来,直拍手;接着是一对对各司其职的太监陆续来到,十来对后,方听远处隐约传来鼓乐声。不久,一对对龙旌凤翣、雉羽宫扇,又有销金提炉,焚着御香,然后是一把七凤金黄伞相继过来;随后是一对对手捧贵妃专用品的侍女走来,后面才是八个太监抬着一顶金顶金黄绣凤銮舆,缓缓而来。贾母等慌忙跪迎,就有太监过来搀扶。进了大门、仪门,在东面的一座院落门前停下,太监跪请元妃下舆更衣,接着抬舆入门,太监散去,只有昭容、彩嫔等引元春下舆。园内花灯闪烁,还有一个“体仁沐德”的灯匾。元春更衣,再上舆进园。园中香烟缭绕,花影缤纷,灯光相映,细乐声喧。元春叹道:“太奢华了!”她下舆登舟,见两岸彩灯都是水晶玻璃的,干枯的树枝上扎满了绫罗绸缎做的花,水中的水禽、荷花,都是蚌螺羽毛做成,船上又有各种盆景灯。船入一石港,上有一灯匾,现出“蓼汀花溆”四字。元春说:“‘花溆’就好,何必‘蓼汀’?”太监报与贾政,立即撤下“蓼汀”二字。

船至岸边,元春下船上舆,见前面石牌坊上写“天仙宝境”。元妃命换上“省亲别墅”四字。来到行宫,巨烛燎空,香屑遍地,火树银花,金窗玉槛。元妃问:“此处为什么无匾?”太监说:“此系正殿,外臣未敢擅题。”元春升座,两下奏起乐来,二太监引贾赦、贾政等于月台下排班,昭容传谕:“免。”又引荣国史太君及女眷自东阶升月台,昭容再传谕:“免。”

献了三次茶,元春更衣,乘了省亲车驾,来到贾母上房,要行家礼,贾母等忙跪下止住。大家相见,都忍不住热泪滚滚。元春又传谕,请薛姨妈、宝钗来见。接着她原来的丫头们也来拜见。母女姐妹叙些久别情景,家务私事。

贾政至帘外问安,元春在内答礼。父女相见,只能说些官场上的应酬话,什么皇恩浩荡、苍生有福,不能叙父女之情。贾政又说:“园中所有亭台轩馆,都是宝玉题名,如有一二处可取的,请即赐名。”元春说:“有进益了。”就传宝玉来见。宝玉行了国礼,元春把他揽在怀里,抚mo着他的头说:“比以前长高了好些……”一语未终,泪如雨下。

尤氏、凤姐儿等来报:“筵宴齐备,请贵妃游幸。”元春起身,命宝玉引道,同众人步至园门,游览了“有凤来仪”、“红香绿玉”、“杏帘在望”、“蘅芷清芬”等处。她称赞了,又说:“以后不可太奢了,这都过分。”来到正殿,元春让免礼入座,大开筵宴。贾母等在下面相陪,尤氏、李纨、凤姐儿捧羹把盏。元春命笔砚伺候,题别墅名“大观园”,正殿匾为“愿恩思义”,对联为:

天地启宏慈,赤子苍生同感戴;

古今垂旷典,九州万国被恩荣。

又改题:“有凤来仪”赐名“潇湘馆”,“红香绿玉”改作“怡红快绿”、赐名“怡红院”,“蘅芷清芬”赐名“蘅芜院”,“杏帘在望”赐名“浣葛山庄”,正楼名“大观楼”等等许多处。又命旧匾不必摘去。她又题了一七言绝句,让众姐妹一人题一诗、一匾,她特别喜爱潇湘馆、蘅芜院、怡红院、浣葛山庄四处,让宝玉为每处赋五言律诗一首。不一会儿,众姐妹都题咏完了,连李纨也勉强凑成一首七言律诗。元春看后评论:“到底是薛、林二妹所作与众不同,我们姐妹不能比。”黛玉本想今夜大展才华,把众人压倒,却因元春限题一匾一诗,只好胡乱塞责。

宝玉这时只作出“潇湘馆”与“蘅芜院”两首,正作“怡红院”,头一句就写下“绿玉春犹卷”。宝钗偷眼瞥见,趁众人不注意,悄声说:“因贵人不喜‘红香绿玉’,才改为‘怡红快绿’,你偏用‘绿玉’二字,岂不是跟她唱对台戏?咏芭蕉的典故不少,再想一个。”宝玉说他怎么也想不起来了。宝钗嘲笑说:“将来金殿对策,恐怕你连‘赵钱孙李’都忘了。‘冷烛无烟绿蜡干’,忘了吗?”宝玉说:“姐姐是我的‘一字师’了。”宝钗怕耽误他的工夫,转身走了。黛玉见宝玉搜索枯肠般构思,走过来一看,让他抄录前三首,她代作“杏帘在望”,写好后,揉成纸团扔到宝玉跟前。宝玉忙用工楷誊抄好,呈与元春。元春看完,喜之不尽,说:“果然有长进了。”又指出“杏帘”一首为四首第一,就把“浣葛山庄”改为“稻香村”。又命探春把方才所有的诗用锦笺抄录,令太监传到外面。贾政等看了,称赞不已。

贾蔷带着女戏子在楼下等候,一个太监来拿戏单与十二人的花名册。少顷,点了《豪宴》、《乞巧》、《仙缘》、《离魂》等四出戏。女戏子就粉墨登场,做尽悲欢情状。戏刚演完,一个太监捧一金盘糕点来,赏赐龄官,让她拣拿手戏随意再做两出。龄官又演了《相约》、《相骂》。元春夸奖了她,额外赏她两匹宫绸、两个荷包、金银锞子并食物。撤了筵席,元春把没到的地方游览一遍,到寺里拜了佛,题匾“苦海慈航”,又赏了尼姑、道姑。少时,太监跪启:“赏赐物品备齐。”呈上单子,元春看了,命从贾母起,宁、荣二府的亲人依辈分赏赐各种物品,又赏了各人的奶娘、丫鬟及管理工程、陈设、司戏、掌灯、厨役、优伶、马戏与各项人役。众人谢了恩,太监说:“已到丑正三刻,请驾回宫。”元春热泪滚滚,依依不舍地别过亲人,登舆离去。次日,皇上又有赏赐。

荣、宁二府为了元春省亲,闹得人仰马翻,精疲力竭。办完事收拾东西,又是好几天。别人还可躲清闲,凤姐儿仍忙得团团转。而宝玉却闲极无聊,无所事事。袭人新年都没回家,家中接去团聚一下,宝玉更是没兴致。丫头来回,珍大人来请看戏、看花灯。他正要去,又想起元春派人送来的糖蒸酥酪,命人给袭人留着,骑马去了宁府。谁知宁府唱的是《丁郎认父》、《大摆阴魂阵》、《大闹天宫》、《封神榜》,忽而神出鬼没,忽而群魔乱舞,锣鼓喧天,震耳欲聋。宝玉被晃得眼花,聒得耳鸣,就到处闲逛。贾珍、贾琏、薛蟠等只顾吃酒看戏,谁也没注意他。跟他的小厮们认为煞戏要到晚上,躲了个一干二净。他独自一人,正好胡逛。逛了一会儿,他想起小书房内挂了一幅美人图,画得极传神。刚来到窗下,忽听里面有女人的轻声呻吟,不由一惊,莫非图上的美人儿也会生病?舔破窗纸一看,却是茗烟按着一个丫头,正干他在太虚幻境学的那事儿。叫了一声:“了不得!”一脚踹开门,吓得二人慌忙跳起,跪地求饶。宝玉说:“青天白日的,叫珍大爷知道,你还有命?”再看那丫头,倒也白净,只是筛糠,就说:“还不快走?”那丫头飞也似走了。宝玉问那丫头叫啥,茗烟说叫万儿。问她多大了,只知有十六七岁。

茗烟要立功赎罪,想带宝玉到城外玩,宝玉不敢去。他灵机一动,让宝玉上马,悄悄出了后门,直奔袭人家。袭人的母亲接来几个外甥女儿、侄女儿正陪袭人吃果茶,忽听外面有动静,袭人的哥哥花自芳出来一看,吓了一跳,忙把宝玉抱下马来,喊:“宝二爷来了。”袭人惊疑不定,忙把他主仆迎进屋,问出了什么事。宝玉说因百无聊赖,来看看。袭人就猜出是茗烟的主意,回去要让嬷嬷好好打他。茗烟说是宝二爷硬要来的,就要走。花自芳留下他们,又怕茅屋土炕弄脏宝玉的衣裳。花母让宝玉上炕,又是摆果碟,又是换好茶。袭人不让母亲忙,把自己的坐褥铺在炕上,让宝玉坐了,把自己的脚炉、手炉给宝玉用。宝玉见她两眼微红,问她哭什么。她笑着掩饰:“灰迷了眼,揉的。”说了会儿闲话,袭人让花自芳雇一乘小轿,送宝玉回荣府,又抓一把果子给茗烟,吩咐他千万要瞒住别人。花自芳牵上马,直把二人送到荣府后门,把宝玉抱出轿,再抱上马。宝玉道了谢,才进了门。

宝玉不在家,丫头们自在玩。李嬷嬷来给宝玉请安,丫头们只顾玩闹,爱理不理。她嘟嘟囔囔坐下来,问她们宝玉的近况。丫头们因她已告老出去,根本不把她放在眼里。她见几上放着一盖碗酥酪,拿起就吃。一个丫头忙阻止:“别动,那是给袭人留的,我们爷回来又惹气生。”李嬷嬷气得大骂:“别说我吃他一碗牛奶,再好的也该吃。他吃我的奶长大,我偏吃了,看他怎样?你们怕袭人,她是我调教出来的,什么玩意儿!”一赌气把酥酪一饮而尽。有个懂事的丫头奉承她,她还不领情,甩手走了。

宝玉回来,见晴雯躺在床上不动,问:“是病了,还是赌输了?”秋纹说:“是李老太太气的。”宝玉说:“她老了,由着她吧!”正说着,袭人回来了,宝玉请她吃酥酪,丫鬟们说:“李奶奶吃了。”袭人怕宝玉不高兴,忙说:“给我留的这个?我上次吃了闹肚子,她吃了倒好。我想吃栗子,你给我剥,我去铺床。”宝玉信以为真,就剥栗子。袭人长叹一声,说:“我要回去了。”宝玉吃了一惊,忙问怎么回事。袭人说她母亲、哥哥明年要赎她。宝玉不让她走,她说:“就是宫中的彩女,也是选入新的,放出老的,别说你们家。”宝玉说:“老太太不放你。”袭人说:“我不过是个平常的人,比我强的多着呢!我先服侍老太太,又服侍了史大姑娘,又跟你几年。我们家来赎,只怕老太太连身价都不要,就放我出去。你这里也不是离了我就不行。”宝玉竟忘了袭人是因父死家贫,自幼卖到贾府,契约上写明是卖断不许赎的,不由着急,连连央求袭人不要走。其实袭人是怕宝玉为了酥酪的事与李嬷嬷生气,闹得大家都不好看,故意借题发挥,劝诫宝玉,她才不稀罕吃什么栗子呢。她见宝玉泪流满面,低声下气,就说:“你要留下我,得依我三件事。只要你依了,刀搁脖子上我也不走。”宝玉说:“好姐姐,别说三件,就是三百件我也依。只求你守着我,等我哪一天化成灰,不,化成一缕青烟,被风吹散,你爱到哪里就到哪里。”

袭人忙捂他的嘴,说:“我劝你正为这,你说得更狠了。这是头一件要改的。”宝玉说:“改了!再说,你拧我的嘴。”袭人说:“第二,你在老爷面前要收敛些,别只批驳、毁谤他人,装出喜欢读书的样子来,叫老爷少生些气。”宝玉说:“再不说了。”袭人说:“不许毁僧谤道,调脂弄粉。再有一件重要的,不许再吃人家唇上搽的胭脂了,也要改了那爱红的毛病。”宝玉说:“都改,都改!”袭人说:“你都依了我,拿八抬大轿抬我也不出去。”宝玉说:“你长在我这里,没轿抬你。”二人还说,秋纹进来说:“三更了,老太太派人来问了。”宝玉取过表来一看,果然已到亥正,就脱衣睡了。

次日清晨,袭人只觉头晕目眩,四肢火烫,躺倒不起。宝玉回明贾母,请医诊治,不过是偶感风寒,开药疏散。宝玉命人煎好药,让她喝了,给她蒙上被子发汗,就到黛玉房中去。黛玉正睡午觉,丫鬟们都躲了出去,宝玉自进房中,推黛玉说:“好妹妹,才吃了饭就睡觉。”黛玉说:“我前儿一夜不舒服,今儿还身上酸痛。”宝玉说:“别睡出大病来了,我替你解闷儿。”黛玉不听,只让他走,他偏要留下。黛玉让他老老实实地坐一边,他非在床上躺下,跟黛玉对着脸儿说话。不论宝玉说什么,黛玉总要拉到宝钗身上,故意气他,他就呵了呵手,胳肢黛玉。二人闹了一阵,黛玉用手帕蒙上脸,再不理他。宝玉说了些少滋无味的话,黛玉就是不吭声。宝玉就说给她讲故事,她信以为真,来了兴致。谁知宝玉讲了半天,却是编着法子骂她是耗子精。黛玉按住宝玉,要撕他的嘴。宝玉边求饶边说:“我闻到你身上的香气,这才想起这个故事。”宝钗正好走进来,说:“谁讲故事呢?”黛玉忙让座,说:“他巧骂了我,还说是讲故事。”宝钗取笑说:“他肚里的典故可不少,可惜该用时他想不起来,前几天的芭蕉诗就难住了他,急得直出汗。这会子偏有典故了。”黛玉说:“阿弥陀佛,一报还一报,不爽不错。”正说着,只听宝玉房中一片吵嚷,闹得不可开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