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 大闹少华山

转眼间又过去好几十年,到了哲宗天子朝。

东京开封府有一个破落户子弟,姓高排行第二,自幼不务正业,好使枪棒,踢得一脚好气球,人们都称他高球。后来发迹,就成了高俅。高俅什么不成材的手段都会,就是不知仁、义、礼、智、信、忠、良。因他教一位王员外的儿子吃、喝、嫖、赌,被王员外在开封府告了一状,将他断了二十脊杖,赶出京城。高俅无以为生,只得来到淮西临淮州,投奔一个开赌坊的柳大郎,一住三年。后来哲宗天子祈求风调雨顺,大赦天下,柳大郎就给高俅写了一封书信,让他投奔东京金梁桥下开生药铺的董将士。

董将士看了书信,寻思:若是个老实人我还能留下,这种人留在家中,别把孩子们拐带坏了。便留高俅住了十来日,想出个主意来,写了一封书信,把他荐给小苏学士。小苏学士就是苏东坡的弟弟苏子由,苏子由也容不得这种泼皮无赖,又写一封书信,把高俅荐到小王都太尉处。

小王都太尉是哲宗天子的妹夫,神宗天子的驸马,喜爱风liu人物,正用得上高俅,便留下他当个亲随。一天,小王都太尉过生日,在府中安排筵宴,专请小舅子端王。端王是神宗天子的第十一子,哲宗天子的弟弟,执掌东宫,排号九大王,琴棋书画、吹弹歌舞、踢球打弹,无所不精。端王喝了一阵酒,起身去小解,来到书房,见书案上一对羊脂玉雕成的镇纸狮子,玲珑剔透,爱不释手的把玩一会儿。小王都太尉寻来,见端王喜爱,就说:“还有一个玉龙笔架,出自一个匠人之手,却没在身边,明日取来,一并相送。”

次日,小王都太尉取回玉龙笔架,用一个金盒子并镇纸狮子盛了,用黄罗包好,写一封书信,让高俅给端王送去。高俅来到端王府,见端王正跟一群小太监踢气球,不敢出声,立在一旁观看。也是他时来运转,活该发迹,那气球飞起来,端王没接着,直滚到他脚旁。他壮起胆来,使个鸳鸯拐,将球踢还端王。端王见此人手脚不凡,问明是姐夫派来的亲随,定要让高俅下场踢几脚。高俅推辞不过,小心翼翼地下了场,使出浑身解数,那气球就像用胶黏在身上一般。端王大喜,不让高俅回去,留下住了一夜 。次日,端王设宴,专请小王都太尉,说明他要高俅跟他当亲随。小王都太尉当然满口答应。从此高俅便跟上端王,形影不离。

不出两个月,哲宗天子晏驾归天。这位天子没有太子,文武百官一商议,册立端王赵佶当了皇上,就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风liu天子宋徽宗。自古道:“一人得道,鸡犬升天。”高俅也平步青云,飞黄腾达,不上半年,便当上殿帅府太尉。

小人得志,忘乎所以。高太尉走马上任,手下将官都来参拜,独独少了一名八十万禁军教头王进。军政司报告,王进患病,半月前已请过病假。高俅大怒,命人立即将王进拿来。

王进没有妻子,只有一位六十余岁的老母。牌头来到王家,请王进务必去一趟。王进来到殿帅府,向太尉行了礼。高俅不由分说,命人将王进拖下去重打。众官慌忙为王进求情,高俅喝道:“你父亲不过是使枪棒卖药的,你小子有什么本领当教头?今天权且免你这一顿,明天再和你慢慢理会。”王进谢过太尉,抬头一看,认得是踢球的高二,心中暗暗叫苦。原来,当年高俅找王进的父亲比武,被王父一棒打翻,三四个月下不来床 。如今高二当了太尉,怎能不挟嫌报复?

王进闷闷不乐地回到家,向老母说明原因,说:“延安府老种经略相公很喜爱我的武艺,眼下又正当边关用人之际,我们不如投奔延安府。”母子商议好,王进叫过服侍他的两名牌军,吩咐道:“我因生病,许下酸枣门外岳庙的香愿,明天一早去烧香。张牌,你可先赶到庙里,今晚就住在那里。”张牌领命去了。当夜母子二人收拾行李细软,捆成一担,又打了两个包袱,放在马上。待到五更天未明时,王进又叫过李牌:“给你些银两,你买些猪头三牲,到岳庙和张牌煮熟等我。”李牌也领命去了。

王进备了马,让老母骑上,自己挑了担子,混出西华门,往延安府奔去。

两个牌军在岳庙煮好猪头三牲,左等右等不见王进到来,便回家去找,谁知是铁将军把门。向邻居打听,谁也不知王进母子去向。二人找了三天,猜知大事不好,赶去报告高太尉。高俅大怒,传令通缉在逃军官王进。

王进母子逃出东京,走了一月有余,来到陕西地面。这天晚上,母子错过宿头,见前方有一点灯火,急忙奔去,却是一座庄院。王进叫开门,向庄丁说明来意,庄丁禀明庄主太公,太公迎了出来。王进谎说姓张,在东京做生意,赔了本钱,要去延安府投奔亲戚。太公便命人安排酒饭,让母子吃了,又命人收拾一间房子,让二人歇息。次日早上,太阳老高了,太公不见二人起身,来到客房,说:“客官,天色不早,好去赶路了。”王进出来,说:“太公,我母亲于路上鞍马劳累,犯了心疼病。”太公说:“既然令堂患病,你们就多住几天。我有个医心疼的方子,你可去县里买了药来,与你母亲吃。”王进向太公道了谢。

过了五六天,王进的母亲病情好转。王进去后槽收拾马匹,路过一片空场,只见一个后生脱了光膀子,刺着一身青龙,正在使棒。王进不由脱口说:“这棒使得倒是好看,只是赢不得真好汉。”后生大怒,喝道:“俺经过八九个有名的师父,你敢跟我比一比吗?”太公赶来,呵斥那后生不得对客人无礼。王进问明后生是太公的儿子,太公也看出王进是个高手,让儿子拜王进为师。后生扬言:“只要他能胜过我,我就拜他为师。”太公便怂恿王进教训一下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。王进怕伤了面子,只笑不动手。后生认为王进怕了,把一条棒使得风车轮儿一般,叫上了阵。王进说声:“恕我无礼。”去兵器架上取一条棒,向后生劈头打去。后生忙举棒招架,不料王进却半路上收住棒,抽回来劈胸点去。后生猝不及防,正中心口,扑通摔倒,扔了棒,跪下拜道:“我枉自经过许多师父,原来没学到真本领,只好拜你为师了。”

那后生名叫史进,自幼不务生计,专爱刺枪使棒,母亲说他不得,怄气死了。太公无奈,只好由着他,给他请了几个名师,又请来高手匠人,为他文了九条青龙,当地人就称他九纹龙。太公当即为儿子摆了拜师酒席,请王进母子上首坐了,命儿子行了拜师大礼。王进也不再相瞒,说出真实身份。太公大喜,说:“怪不得你武艺这么高强,原来是有名的教头。这里是陕西华阴县,远离京师,你就宽心住下吧。”王进也感谢太公对他母子的照顾,正无法报答,便答应住下,点拨史进的武功。

转眼过了半年。王进耐心地教,史进虚心地学,十八般武艺学得样样精通。一天,王进向太公告辞,要到延安府去。太公苦留不住,摆酒为王进母子饯行,又取出两匹缎子,一百两纹银谢师。次日,王进便搀老母上了马,自己挑了担儿,离开史家庄。史进依依不舍地送出十里开外。

史进没有娶妻,家里生计自有太公照料,每日吃饱饭只是苦练武功,走马射箭。又过半年,老太公忽患重病,卧床 不起。史进遍请名医,也无回春之力,老太公一命呜呼。史进选个良辰吉日,安葬了太公。从此,史进每日只要寻人比武,较量枪棒。

三四个月过去,到了六月中旬,天气炎热。这天,史进搬了个一交一 椅,坐在打麦场边柳阴下乘凉,忽见有人向庄上探头探脑,喝叫:“什么人,胆敢偷看俺庄?”那人出来向史进行礼,却是打兔子的猎户李吉。李吉说:“小人要到贵庄找邱乙郎吃酒,见大郎在此乘凉,不敢过来。”史进问:“往常你总是担些野味到我庄上卖,这一阵怎么不来了?”李吉说:“这一阵打不到野味。”史进问:“这么大一座少华山,如何没有野味?”李吉说:“如今一伙强人占了少华山,头一个大王叫神机军师朱武,二大王叫跳涧虎陈达,三大王叫白花蛇杨春,聚有六七百人马,华阴县禁他不得,出三千贯赏钱拿他,小人怎敢上山?”

史进回庄,叫庄客杀了两头水牛,搬出自造的好酒,将全庄三四百庄户请来,吃了一巡酒,说:“少华山聚了一伙强人,打家劫舍,为害地方,早晚会来我们庄打劫。我今天请你们来商量,若是他们来时,我庄上敲起梆子,你们都要互相救应。大家同心协力,共保地方安宁。”众人齐声道:“全凭大郎做主。”宴罢,众人回家收拾兵器衣甲。

这天,少华山的三个头领议事。朱武说:“华阴县出三千贯赏钱捉拿我们,我们要多备些粮草,以防官军攻山。”陈达说:“明天我就去华阴县借粮,看他如何。”杨春说:“去华阴县借粮须从史家庄路过,九纹龙史进不是好惹的,还是去蒲城借粮为好。”陈达不服气,说:“蒲城县钱粮不多,去有何用?若是我们怕了一个史进,如何抵挡官军?”朱武、杨春苦劝不下,陈达点了百十名喽啰,冲下山去,杀奔史家庄。

庄客报进庄来,史进命敲起梆子,几百庄客拖着枪刀连忙赶来。史进提上三尖两刃刀,跨上火炭赤马,率领庄客迎战强人。陈达手提丈八点钢矛,骑着高头白马,冲上前来,先施一礼,向史进说是借条道路,前往华阴县。史进怎肯放他过?二人言语不合,各催坐下马,杀成一一团一 。斗了多时,史进卖个破绽,陈达一矛刺来。史进一闪身,陈达刺了个空,撞入史进怀中。史进一伸手,将陈达挟起,扔在地上。众庄客一拥而上,把陈达绑了,百十名喽啰一哄而散。史进将陈达拿进庄,绑在大厅中柱子上,只待拿了另两个贼首,解去县里请赏。又取过酒肉,赏了众庄户。

喽啰败上山去,向二位头领说了陈达被擒经过。杨春要倾巢而出,跟史进拼个死活。朱武沉吟良久,说:“你我都去,也只是白白送死。我有一条苦肉计,若成了,史进自会放过陈达,若不成,咱们一起完蛋。”

庄客报进庄来,史进又提刀上马,迎出庄外。只见朱武、杨春赤手空拳,步行走来,双双跪下,哭道:“小人三个,被官司所逼,不得不上山落草。当初结拜时曾说:‘虽不同日生,只愿同日死。’虽不及刘、关、张的义气,其心则同。我们二哥惹了好汉,冒犯虎威,被英雄擒拿。请英雄把我们二人一起绑了,解官请赏。”

史进大为感动,搀起二人,请进庄来,放开陈达,摆下酒宴,请三人入席。三人千恩万谢,饮了数杯,告辞回山。三位好汉深感史进的义气恩德,逢时过节,差喽啰往庄上送些金银珠宝。史进也差庄客送些酒肉衣料上山。双方来往不断。

光阴荏苒,早到了八月仲秋。史进要跟三人饮酒赏月,先一日派庄客王四上山相邀。朱武写了回书,赏他四五两银子,请他吃了十多碗酒。王四下了山,碰见几个熟悉的喽啰,扯到路边酒店里,又吃了十多碗酒。王四行不十多里,醉倒在山林中。李吉正在山坡上张网捉兔儿,见王四醉倒,过来搀扶,摸到王四腰中的银子,顿起歹念,把银子掏出来,还有书信一封。李吉也识得几个字,打开书信一看,却是强人给史进的回书,不由大喜,慌忙奔往县城报官。

王四一觉睡到二更天,方醒过酒来,一摸腰里,书信和银子都没有了,不由暗暗叫苦。回庄向史进谎称:“三位头领明日前来赴宴,因小人常来往,只捎个口信。”史进也没生疑,安排人明日进城买菜蔬果品,准备酒席。

这天晚上,天高气爽,月光皎洁。三位头领吩咐喽啰看守山寨,只带几个亲随,步行来到史家庄。史进与三人见过礼,饮酒赏月。正吃得高兴,忽听外面一阵呐喊,火把乱晃。史进大惊,在墙上靠一张梯子,上去一看,只见华阴县县尉带着两个都头,指挥几百官军,把庄院围了个水泄不通。史进问:“你们何故半夜三更来劫我庄上?”都头说:“大郎别耍赖,是李吉将你告了。”史进问:“李吉,你为何诬告良民?”李吉说:“我拾了王四的书信,还会有假?”史进下了梯子,把王四一刀砍了。三位头领让史进将他们绑了,送一交一 官府,免受牵连。史进笑道:“我要绑了你们,天下好汉都要笑话我,坏了义气。今天既然如此,索性一不做、二不休,跟他们拼个你死我活。”

当下四人披挂了,收拾些细软,点起几十个火把,提刀上马。史进在草堂里放了一把火,大开庄门,呐喊着杀出来,众官军哪里抵挡得住?两个都头见势不好,转身便走。史进赶上去,正撞见李吉,一刀把李吉斩做两段。陈达、杨春追上都头,一人一刀,也送了性命。县尉拨转马头,落荒而逃。官兵跑得慢的都被砍做两截。众好汉杀散官兵,来到少华山上,朱武命喽啰杀牛宰马,款待史进。

史进在山寨住了几个月,寻思:一时间要救三人,杀了官差,烧了庄院,整个家业都完了,但在山寨落草为寇,终不是个办法,便要去延安府投奔王进。朱武苦留不住,只得送史进下山。史进将带来的庄客都留在山寨,带些银两,背上包袱,腰挎一口雁翎刀,望延安府奔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