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章 智取生辰纲

梁中书备好礼物,已到五月中旬,便把杨志叫来,命令他押送生辰纲。杨志问:“恩相如何押送法?”梁中书说:“用十辆太平车装上礼物,车上插上‘献贺太师生辰纲’的黄旗,每辆车让一名军健保护,三日内便要起身。”杨志说:“照这样,我不能去。这一路要经过紫金山、二龙山、桃花山、伞盖山、黄泥冈、白沙坞、野云渡、赤松林,都是强人出没的去处。恩相去年的生辰纲不就是这样失陷的吗?”梁中书说:“我多派兵保卫不就行了?”杨志说:“你派兵再多也没用,当兵的一见强盗,先顾自己性命,谁给你卖命?”梁中书说:“这么说,生辰纲就不送了?”杨志说:“送得送,但是要听我的。”他说出自己的计划。梁中书说:“就听你的。只要你送到生辰纲,我保你受皇帝封赏。”杨志谢过,去挑了十名健壮的军人,把礼物打做十个担子。第二天,梁中书说:“夫人也有一担礼物,送给内宅女眷,怕你不知内宅道路,她派奶公谢都管和两个虞侯跟你一同去。”杨志说:“谢都管是府上的老管家,权势极大。我不过是个小小的提辖,怎能管得了他?当兵的好办,不听话我可打可杀,他老人家要跟我捣蛋,我可没办法。恩相,他去我不去。”梁中书说:“我让他们都服从你的命令。”杨志说:“要是这样,我愿领军令状。”梁中书就叫来谢都管和虞侯,说:“一路上你们三个要听杨提辖的号令,不得跟他闹别扭,千万不可再出事。”

次日五更,十一个军士都扮作脚夫,挑上十一担礼物。杨志和老都管扮成客商,挎了腰刀,提了朴刀,两个虞侯扮作随从,往南行来。常时正值五月中旬,天气一天比一天热。开头几天,十五人天不亮就趁凉快赶路,中午热得很了就歇下来,到下午太阳落了再赶一段路。六七天后,路上人烟越来越少,又都是小路,杨志却要大伙太阳高了再赶路,中午越热越要走,天不黑就早早投店歇息。十一个军人都挑着重担,又累又热,见了树阴就想歇。杨志赶去,又叫又骂,再不听话,就用藤条抽打。两个虞侯只背着随身行李,也热得受不了,走不动路,杨志就骂:“你们也不懂事,不帮洒家赶他们快走,倒也慢腾腾的不肯走!”虞侯不服气,顶撞:“前几日都趁凉赶路,为什么这几天越热越赶路?”杨志说:“前几日地面安宁,如今来到强人出没的地方,你们不想要命我还想要呢!”虞侯没法,只好向老都管诉苦。老都管说:“恩相让我们听他的,没办法,先忍耐几天吧。”半下午时,杨志又早早投了客店。十一个军士又热又累,藤条伤痕火辣辣的疼,都去找老都管诉苦。老都管说:“你们忍几天,到了东京,我自会重赏。”军人才没得话说。

如此走了十来天,一行十五人,倒有十四人把杨志恨之入骨。这时已到六月上旬,天气热得火烧一般,杨志催得更紧。这天,太阳一竿子高了,杨志才叫打火做饭,待吃过饭,好容易赶了二十来里路,太阳已高挂中天,天气热得像蒸笼。军士见了树阴就想歇,杨志赶上去就用藤条抽打,说:“走过前面冈子再歇。”一行人上了冈子,见冈上都是松树,军士扔了担子,都奔到树阴下歇凉。杨志挥舞着藤条,打起这个,那个坐下,打起那个,这个又坐下。军士们说:“别说打,你就是拿刀把我们砍做七八段,我们也走不动了。”老都管汗流浃背的赶来,喘吁吁地说:“让他们歇歇吧,都是父母生的骨肉之体,这么热谁能受得了?”杨志说:“这里叫黄泥冈,正是强人出没的地方,怎么敢在这里歇?”虞侯说:“只会拿这话吓唬人。”老都管说:“就让他们歇歇吧,过了晌午再走。”杨志说:“过了冈子,七八里路也没人烟,在这里歇,非出事不可。”

杨志又骂又打,军士们又叫又嚷,就是不起来。老都管说:“杨提辖,你是个该死的人,不过是个芥菜子儿大的小官。当年我在太师府,多少大官见了我也得点头哈腰,你怎么这样逞能?别说我是都管,就是个乡下老人,你也该听我几句。”杨志说:“你一直住在官府内宅,怎知路上的凶险?”老都管说:“四川两广我都去过,也没见过什么凶险。”杨志说:“那是太平年月,如今怎么好比?”老都管怒道:“你说这话该割舌头!”二人正争吵,只见那边松林里有人向这边探头探脑。杨志便提着朴刀赶过去,喝道:“这小子好大胆,敢来打探我的货物。”那边松林里一溜摆着七辆一江一 州车儿,几个人横七竖八地躺在树阴下,见杨志赶来,跳了起来,乱叫:“强盗来了!”杨志问: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那些人说:“我们是小本生意,没有钱。”杨志说:“偏我有钱?你们到底是干什么的?”那些人说:“我们是濠州贩枣子的,要上东京卖。听人说冈上有强人,反正我们也没钱,只有些枣子,就上了冈。”杨志说:“原来你们也是客人,我只说遇上了强人,就赶来看看。”那些人说:“客官拿些枣子吃。”杨志说:“不必。”杨志走回去,老都管说:“是贼人,我们走。”杨志说:“是一伙贩枣子的。”老都管说:“他们都是没命的。”杨志说:“别取笑,没事最好。”众人都笑了,杨志也插了朴刀,找树阴坐下来。

不一会儿,一个汉子挑着一副桶走来,边走边唱:

赤日炎炎似火烧,野田禾稻半枯焦。

农夫心内如汤煮,公子王孙把扇摇。

汉子上了冈,找个阴凉歇了担子。一个军士问:“挑的什么?”汉子说:“是酒。”“挑往哪里?”“到前面村子卖。”“多少钱一桶?”“五贯。”众军士就商量着凑钱买酒吃。杨志骂道:“不准买,多少英雄好汉被蒙一汗一药 麻翻了,你们竟敢一胡一 乱买酒吃,好大胆!”汉子说:“我又没非卖给你不可,你胡说些什么!”

这边正在争吵,贩卖枣子的客人过来了,问:“你们吵什么?”汉子说:“这位客官说我酒里有蒙一汗一药 。”贩枣子的说:“既然他们疑心,就卖给我们。”汉子说:“不卖,不卖,别把你们麻翻了。”贩枣子的说:“他们说你,我们可没说。反正你挑到哪里也是卖,我们又不少给你钱。”汉子说:“就卖给你们一桶。”

贩枣子的取来椰瓢舀酒吃,又捧来些枣子下酒,不一时,把一桶酒吃尽了。贩枣子的问:“只顾吃了,还没问价钱。”汉子说:“五贯。”一个客人数钱,另一个客人掀开桶盖,舀酒就吃,汉子去赶,又来一个客人去舀酒。汉子夺下瓢,倒回桶里,说:“好不懂事!”客人说:“我们没还价,饶一瓢又有什么关系?”

众军士见别人吃酒,心里更加痒得难受,齐找老都管,让老都管跟杨志讲情。杨志见贩枣子的吃了没事,何况这一桶也吃了一瓢,也就不再阻挡。军士凑了钱去买酒,汉子起初还拿架子,说:“我酒里有蒙一汗一药 ,不卖!”众军士连赔好话,贩枣子的又在一旁说情,汉子才说:“好吧,卖与你们。方才他们吃了一瓢,这桶就便宜些,四贯五好了。”贩枣子的把瓢借给军士,又送他们几捧枣子下酒。军士舀了酒,先请老都管吃了,又请杨志吃。杨志心中过意不去,只吃了半瓢。众军士和虞侯便把一桶酒分吃了。汉子收拾了空桶,担上走了。

过了一会儿,杨志感到有些头晕,那七个贩枣子的拍手大笑,说:“倒了!倒了!”杨志吃了一惊,再想站起,四肢软绵无力,老都管跟众人早都昏迷不醒了。他才知中了计。那些贩枣子的,把枣子扔下来,十一担珠宝分装到七辆车上,向杨志说声:“打扰了。”推着车子下了冈。原来,这七个贩枣子的就是晁盖等七人装扮,担酒的汉子就是白胜。那酒担来时,两桶都是好酒,他们先吃一桶,刘唐从另一桶舀了一瓢吃,是做样子的,说明这一桶也是好酒。吴用把药下到瓢里,也来舀酒,白胜夺过倒入酒桶,这药就下进去了。这就是吴用的计策高明之处。

杨志吃的酒少,中毒较轻,虽然心里明白,却动弹不得,只好眼睁睁看着晁盖七人劫走了生辰纲。待药性过去,杨志站起身来,见老都管也有些清醒了,怒骂:“都是你这个老混蛋自作主张,不听忠言,害得我失陷了生辰纲,有国难投,有家难奔!”老都管心里已清楚,只是说不出话来,加上愧对杨志,悔恨万千。杨志暗忖,好不容易才得到梁中书的赏识,混上个一官半职,这一回算完了,跳进黄河也难洗清,就来到个悬崖边,要跳下去,又一转念,父母生我七尺之躯,我怎能白白死了?便大步走下山去。

老都管与众军士醒过来,一个个叫苦不迭,后悔没听杨志的金玉良言。众人商量怎么回去一交一 差,老都管却说:“反正杨志走了,咱们就把事推在他身上,说他勾结强人,麻翻咱们,劫走生辰纲,不知到哪里快活去了。”众人齐声说好,返回大名府,向梁中书报告,老都管又派虞侯到济州府,向当地官府报案。

杨志往南走了半天,又累又饿,这才想起走得匆忙,只拿了兵器,却忘了包袱,身上一个钱也没有。当晚,他忍饥挨饿睡在一座树林中。第二天,他饿得受不了,来到一家村店,要酒要肉,饱吃一顿,抹抹嘴,提刀就走。老板娘追出来,说:“你怎么吃饭不给钱?”杨志说:“先赊着,回来给你。”小二赶上来,被杨志一拳打翻。正要走,一条大汉拿着条棒赶来,说:“吃白食的小子哪里去!”小二也跑回去,叫来几个人,各持兵器,准备厮杀。杨志就挺朴刀,斗那汉子。斗了二三十回合,汉子不是对手,小二他们一伙正要齐上,汉子却跳出圈子,问:“那汉子,你先通个名来。”杨志说:“洒家行不更名,坐不改姓,就是青面兽杨志。”汉子扔了棒,拜下去,说:“小子有眼不识泰山。”杨志问:“你是谁?”汉子说:“我师父是豹子头林冲,我叫曹正,江湖上人称操刀鬼。我原住东京,因做生意折了本钱,回去不得,就在此落了户,开个客店。那妇人是我妻子,小二是我妻舅。刚才跟你打,见你手段和我师父不相上下,原来是杨制使。”杨志说:“原来是林教头的徒弟。我和你师父会过面,他在梁山泊入伙了。”曹正咬牙说:“我听说了,都是高俅那王八蛋害的。”曹正把杨志请回店,摆酒款待。杨志说了他的遭遇,曹正说:“如此,杨制使就在我这儿多住几天。”杨志说:“官府马上就会追捕我,别连累了你。我打算去投梁山泊,找你师父,可是王伦当初邀我入伙,我不愿意,如今脸上又多了两行金印,怎有脸去见他?因此进退两难。”曹正说:“我也听说王伦心胸狭小,不能容人,我师父入伙,被他百般刁难。依我说,这附近有座二龙山,山上有座宝珠寺,寺里的住持还了俗,聚了几百人,打家劫舍。为头的叫金眼虎一邓一 龙,制使不如夺了二龙山,占山为王。”杨志说:“这倒不错。”

杨志在曹正店里住一宿,第二天借了些钱,拿了朴刀,直奔二龙山。走到天晚,无处投宿,见有一座树林,走了进去。林中坐着一个胖大和尚,脱得赤条条的,一身都是花绣,见了杨志,骂道:“你小子从哪里来?”杨志听和尚口音也是关西人,忙问:“你是哪里的和尚?”和尚也不回话,抡起禅杖打过来,杨志挺朴刀相迎,二人斗了四五十回合,不分胜败,和尚跳出圈子,说:“且住!”杨志住了手,和尚问:“青面汉子,你是什么人?”杨志说:“我是青面兽杨志。”和尚问:“是你杀了牛二?”杨志指着脸,说:“请看金印。你是谁?”和尚说:“我是老种相公帐前提辖鲁达,因打死镇关西,当了和尚,法号智深,江湖上人称花一和尚。”杨志说:“我听说你在大相国寺,怎么来到这里?”智深说:“因高俅那小子要害林冲,我在野猪林救下林冲一命,护送他到沧州。那两个公人认出了我,回去跟高俅一说,高俅便派人来捉我。亏得泼皮们通报,被我走脱,流落江湖。前不久在孟州十字坡,被一个妇人麻翻,险些儿丢了性命,原来却是菜园子张青与母夜叉孙二娘夫妇。他们让我来投二龙山,可恨一邓一 龙那小子不叫我入伙,我和他打起来,被我一脚踢翻,逃回山上,任我叫骂,再不敢出来。我正在这里生闷气,不想却遇到你。”二人相拜了,在林子里坐了一夜 。杨志说:“一邓一 龙不出战,我们也攻不上去,不如到曹正那里商议一下。”二人来到曹正的酒店,曹正听说鲁智深是师父的恩人,慌忙摆酒款待。智深说了打二龙山的事,曹正说:“二龙山山势险恶,一邓一 龙要不出战,一万人马也难攻上去,咱们只可智取。”三人商议一阵,曹正想出一个主意,智深、杨志连说:“妙计。”

第二天,智深、杨志、曹正带上曹正的小舅与六七个庄客,直奔二龙山。半下午,一行人来到那座林子里,智深脱了衣裳,曹正把他绑了,绾个活扣让庄客牵着。一行人簇拥着智深来到二龙山下。二龙山小头目问:“你们来干什么?”曹正说:“我在山下开个小酒店,这和尚来店里吃醉了,说要杀死大王,踏平二龙山。我把他灌得烂醉如泥,绑了献与大王。”小头目飞报一邓一 龙。一邓一 龙被智深踢中小腹,至今还疼,说:“快把那和尚押上来,取出他的心肝,做醒酒汤。”小头目下了山,打开关,众人进了关,来到山顶殿前,两个小头目搀着一邓一 龙坐上一交一 椅,一邓一 龙骂道:“你这秃驴,一脚踢得我好苦,也有落到我手里的时候。”庄客把绳头一拽,智深挣开了绳索,从曹正手里接过禅杖,喝声:“小子别走!”扑向一邓一 龙。一邓一 龙还没站起来,连头带椅子被打了个粉碎。杨志等人早挥动朴刀,砍翻几个喽啰。曹正叫道:“降者免死!”几百喽啰见大王已死了,都扔下兵器,跪了一地。曹正叫人把一邓一 龙几个的死一尸一扛到后山,一把火烧化了,就立智深、杨志为寨主,占了二龙山。

济州知府接到虞侯报案,吃惊不小,不多日又接到东京太师府的公文,也接到大名府梁中书的书札,更是惶惶不可终日,生怕头上这顶乌纱飞了。他唤来三都巡捕使臣何涛,命令:“我限你十日之内破案,拿获杨志与七个贼人,并卖酒的汉子。要是到时候拿不到,就要祸及于我,我先把你小子充军到雁飞不到的去处!”他唤过文笔匠来,在何涛脸上刺下“迭配……州”的字样,空着州名。

何涛退下去,唤来众公人,公人们见头领如此,无不面面相觑。何涛说:“平时你们得我许多好处,如今这个案子,你们倒不肯为我出力。”众公人一个主意也拿不出来。何涛闷闷不乐地回到家,妻子问他为何如此,他说出苦恼,妻子也愁得不行。

夫妻正说话,何涛的弟弟何清来了。何涛没好气地说:“你不缺钱花,不会来找我。”他妻子忙把小叔请到厨房,安排些酒肉,说:“小叔,你哥哥正烦恼,你别打扰他。”何清说:“再不好我也是他弟弟,怎么如此对待我?”嫂子说出何涛限期破案的事。何清说:“这有什么了不起,我早知道是谁犯的案了。”那妇人慌忙说给何涛听,何涛办了一桌酒肉,取出十两银子,何清才说:“那天我去北门外十里的安乐村王家客店赌一博 ,来了一伙七个贩枣子的客人。写店簿时,为首的那人说:‘我姓李。’我却认出他是郓城县东溪村的晁保正。第二天,我同店主到邻村去赌,碰见个汉子挑两个桶。主人问:‘白大郎,哪里去?’那汉子说:‘卖醋去。’汉子走后,店主说:“他叫白日鼠白胜,也是赌客。’当初我也没在意,后来听说,黄泥冈上一伙贩枣子的客人劫了生辰纲,不是晁保正又是谁?如今只要抓获白胜,这伙人往哪里跑?”

何涛带了几个做公的,连夜赶到安乐村,叫开白胜家门,把他夫妻都绑了,从床 下挖出一包金银,押到济州城来。天明后,知府升堂,审理白胜。白胜起初不招,怎抵官府大刑?不一时被打得皮开肉绽,只得招出晁盖,其他六人俱不知姓名。知府把白胜夫妇打入死牢,写下公文,命令何涛立即赶往郓城县,着令郓城县立即捕捉晁盖等七名正犯,起获赃物,押赴济州发落。

何涛点起二十名得力部下,带上梁府的两个虞侯去认明罪犯,星夜来到郓城县,让他们都藏在客店里,不可暴露,带上一个亲随,来到县衙门。此时,恰逢知县退了早衙,他便到对门一家茶坊吃茶等候。他问茶博士:“今天县衙谁值日?”茶博士指着衙门说:“就是那位宋押司。”何涛看去,衙门里走出一个人来,年约三十出头,身材不高,面目黧黑,双目炯炯,三绺一胡一 须。此人姓宋名一江一 ,字公明,排行第三,天性孝顺,最讲义气,扶老济困,挥金如土,所以,满县人称他为孝义黑三郎,江湖上则称他及时雨,又称呼保义。何涛站起身,叫道:“押司,请来吃茶。”宋一江一 走过来,问:“老兄从哪里来?”何涛说:“我是济州府的巡捕使臣何涛。押司高姓大名。”宋一江一 说:“小吏姓宋名一江一 。”何涛说了些久仰大名之类的客气话,说明来意,取出公文递过去,说:“烦请押司转呈时知县。”宋一江一 暗吃一惊。晁盖是他结拜兄长,如今犯下弥天大罪,幸亏今天他值日,被他撞上何涛,便说:“晁盖本是刁顽奸民,全县人没一个不骂他的,捉他们如同瓮中捉鳖。不过,县老爷正在吃饭,饭罢少歇片刻就升堂理事。这封公文至关重要,我给你通报,你亲手一交一 给他。”何涛连声称是。宋一江一 又说:“我回去处理些私事就来,你先少坐片刻。”宋一江一 回到住处,骑上快马,飞也似直奔东溪村。

晁盖七人劫了生辰纲,三阮分了财宝,已回石碣村。晁盖四人正在后园葡萄架下吃酒,庄客来报,说:“宋押司飞马而来,要见保正。”晁盖迎出来,宋一江一 说:“哥哥,你们的事发了。白胜被济州府拿下,供出你们七人。府里派一个何巡捕,带着公文来捉你们,万幸正赶上我值日,你们快走吧!”晁盖大吃一惊,谢了宋一江一 ,说出众好汉姓名,领他到后园,跟吴用、公孙胜、刘唐见了面。宋一江一 就匆匆走了。吴用问:“这是谁?怎么慌慌张张就走了?”晁盖说:“他就是及时雨宋一江一 。要不是他来报信,今夜我们要吃官司了。”他说出白胜被打入死牢等事。众人一大惊,吴用说:“三十六计走为上。我们把珠宝金银收拾了,赶到石碣村,跟三阮会合,然后到梁山泊入伙。”晁盖说:“此计好是好,只怕王伦不收留我们。”吴用说:“我们有的是财宝,多献上一些。”

宋一江一 回到住处,拴了马,来到茶坊,领何涛来到衙门,时文彬刚刚坐堂。何涛呈上公文,时文彬看了,大吃一惊。宋一江一 说:“白天去捉他们,只怕走了消息,必须夜里去捉。”时文彬当即唤来朱仝、雷横,命令他们带上一百人马,夜间配合何涛去捕捉晁盖等人。天黑后,何涛、朱仝、雷横各带部下,赶到东溪村外观音庵,商议如何攻打晁家庄。朱仝说:“咱们兵分两路,我带人到后门埋伏,你们从前门打进去,我就可见一个捉一个。”雷横心中明白,朱仝和晁盖最好,想卖人情。

众人依计行事,快到晁盖庄上,只见一缕火起,很快就烈焰腾空,金蛇狂舞。众兵士点起火把,发一声喊,直冲过去,却找不到一个人。这时,后门外也喊起来,叫前面捉人。这是朱仝、雷横故意大惊小怪,想把晁盖惊走。

官军来到时,晁盖还有些东西没收拾完,听得官军来到,命庄客四下放起火来,与公孙胜等提朴刀,往后门冲来。朱仝故意放开一条路,让晁盖等人冲出去,然后独自追了上去。雷横赶来,故意东张西望,拖延时间。朱仝赶上晁盖,说:“我故意追你,好让别人不再追来。你可到梁山泊安身。”晁盖谢了朱仝。朱仝听雷横也追过来,故意栽倒在地。雷横赶来,朱仝说:“天黑路滑,失脚栽倒,闪了左腿。”兵士扶起朱仝,朱仝又说:“三个贼人往东走了,你们快去追。”兵士见都头闪了腿,谁还敢追?虚张声势的乱追了一阵,都空着手回来了。众人直闹到四更,抓了几个邻舍和没走的庄客,回到县衙复命。知县问明,邻舍俱不知情。庄客则供出吴用、刘唐、公孙胜、三阮。时文彬就写了一道公文,让何涛回济州复命。

何涛回到济州,向知府报告了盗贼逃到石碣村。知府知道石碣村地势险恶,到处是水港芦荡,又派出一个捕盗巡检,点起五百军马,并许多公人,由何涛率领,直奔石碣村。人马来到湖畔,夺得许多民船,让会水的军士划上,分头捉拿三阮,却一个也不见。何涛见湖中到处都是港汊,生怕兵力分散,被贼人各个击破,就让一些军士看管马匹,大队人马分乘百十条船,去搜捕三阮。

行了几里水面,芦荡中划出一只船来。有人说:“这就是阮小五。”何涛命令放箭,阮小五手拿船桨,一头钻入水中。又行不多远,前面又过来一只小船。有人说:“立在船头的就是阮小七。”何涛命人赶上去。阮小七用点钢枪一撑,小船飞也似穿过小港汊。众官兵赶了一阵,水面越来越窄。何涛命令下船上岸,岸上到处都是芦苇,找不到路。何涛命两三个人划船去探路,多时不见回来,又派五个人去探路,也是多时不回。何涛见天色已晚,心中焦急,自己上了船,让几个精明的公人划船,行了约五六里,见岸上有个人提把锄头走过来。何涛问:“你见到两船公人吗?”那人说:“他们正在那边树林里跟人厮打。”何涛让船拢了岸,两个做公的刚上去,那人挥动锄头,一锄一个都打死了。何涛吃了一惊,正要上岸,突然水中钻出一个人来,抓住何涛的双腿,一下子拉进水里。岸上那人提着锄头赶上船来,把几个做公的尽数打死。水中那人倒拖着何涛上了岸,却是阮小七,提锄头的就是阮小二。兄弟俩把何涛捆成一一团一 ,扔进船舱,把一尸一首扔到水里。芦荡中又钻出几个人来,各划小船而去。

巡检带着官兵,等到天黑,也不见何涛回来,正在焦急,只见一阵风刮来,随后芦叶起了火,顺风直烧过来。众官兵慌忙上船,却因船多水窄,挤成一一团一 ,大火转眼间就烧到船上。再看水面上又来了几只小船,上面堆了柴草。燃着烈火,钻进船队里,火越烧越大了。官兵无路可逃,只好跳进水里,水中到处是烂泥,官兵陷进去,拔不出腿来。这时,许多好汉杀出来,把官兵都搠死在烂泥里。阮小二从船舱里提起何涛,骂道:“你是济州府的害民的蠢虫,本该把你碎一尸一万段,还要让你给知府那狗官捎话:别说你一个小小的知府,就是蔡太师亲自来,我也搠他二三十个透明的窟窿!”阮小七接过何涛,扔在船中,划到大路口,说:“五百人马都死完,你这样回去无法一交一 差,我给你留个记号。”说着,拔出尖刀,割下何涛的两只耳朵,放他走了。

众好汉会合一处,带着许多渔人,来到朱贵酒店,说明来意。朱贵射出响箭,山上划过船来,接众人渡过湖,王伦已开了关,领众头领迎下山来。众人施罢礼,来到聚义厅。晁盖说明来意,王伦却说:“先不忙说入伙的事。”命人杀猪宰牛,款待晁盖等人。待到席终,王伦请晁盖等去客房歇息。晁盖说:“看来,王头领已答应我们留下。”吴用冷笑道:“王伦根本不想收留我们。你说出种种事情,他只是默默不语,要真想留咱们,当时就该议定座次。杜迁、宋万是粗人,看不出来,你看那林冲,早有不平。明日我察言观色,略施小计,让他们火并!”

次日清晨,林冲来访,晁盖七人迎接了,众人落了座。林冲果然一肚子不快,对王伦的作为极为不满。吴用巧舌如簧,口说:“休要为我们伤了山寨和气。”却一直煽动林冲的怒火,使林冲一触即发。林冲别过众人,不一时,小喽啰来请,说:“山寨头领请众好汉去山南水寨亭子上筵席。”晁盖说:“这事怎么办?”吴用安排:“我煽动林冲火并王伦,咱们各带短刀,看我眼色行事。”

辰牌时分,七人暗带短刀,前去赴席。席上,晁盖一提入伙的事,王伦就支吾过去。饮到午后,王伦命人捧出一个盘子,上放五锭大银。王伦说:“众好汉来小寨入伙,我感谢不尽,只是山寨狭小,怎容下许多生龙活虎?这些薄礼请收下,烦好汉另投大寨歇马。”晁盖说了许多好话,请求王伦收留他们。王伦却一味推却,说什么也不留他们。林冲勃然大怒,喝道:“我上山时,你也一再不愿收留,如今晁兄与众好汉来投,你又说出这种话来,是何道理?”吴用忙劝道:“林头领息怒,只怪我们不该来,坏了山寨的义气,我们走吧。”林冲说:“我今日放不过他!”王伦骂道:“你小子又没吃醉,竟敢以下犯上!”林冲骂:“你不过是个不第秀才,没半点真才实学,怎能当寨主?”吴用说:“晁兄,我们只好走了。”

晁盖七人站起来,要下亭子。王伦留道:“请等席终了再走。”林冲一脚踢翻桌子,一步蹿过去,一把揪住王伦,从怀中抽出一把尖刀。吴用一摸一胡一 子,虚拦住林冲,说:“不要火并。”晁盖、刘唐就拉住王伦,三阮、公孙胜拦住杜迁、宋万、朱贵。林冲用刀指着王伦的鼻子,骂道:“你这嫉贤妒能的贼人,要你有什么用!”王伦吓得连叫:“我的心腹快来!”杜迁等想来救王伦,却被三阮等假装拉架拦下来。林冲又骂一阵,照心窝喀嚓一刀,把王伦搠翻在地。林冲又一刀,割下王伦的脑袋。杜迁等跪下来,愿听晁盖的号令。吴用拉过一交一 椅,推林冲坐下,说:“今天我们立林教头为山寨之主,谁不服,跟王伦一样下场。”林冲却说:“我是为了王伦不肯收留众好汉才火并了他。要我坐了首位,我只有一死,以表明心迹。”林冲就推晁盖坐首位,吴用谦让一番,就让晁盖当了寨主。吴用坐了第二位,公孙胜坐了第三位,林冲坐了第四位,以下是刘唐、三阮、杜迁、宋万、朱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