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章 遇难还道村

晁盖见李逵赤膊上阵,深恐李逵有失,除留下几个喽啰照护宋一江一 、戴宗外,率二十五位好汉、百多名喽啰、庄丁、盐贩冲出庙门迎战。前队官军见李逵凶神恶煞般抢杀过来,都知他双斧厉害,忙勒住马,扎下阵脚,准备用乱箭射死他。花荣见势不妙,边取弓箭,边率黄信、吕方、郭盛拼命赶去,救应李逵。说时迟那时快,不待官军弯弓搭箭,花荣已箭如连珠,抢先射出,前面的官军纷纷落马。官军见花荣神箭难挡,慌了手脚,拨转马头就逃,反冲入后队步兵中,自相践踏。众好汉趁机追杀过去,只杀得一江一 州兵马大败亏输,死伤无数,逃进城中,紧闭城门,只把檑木炮石打下来。众好汉拖上李逵,返回白龙庙,分头上船,驶向一江一 北。

众好汉来到穆家庄,穆太公设筵款待。宋一江一 谢了晁盖与众好汉相救之恩,咬牙切齿地说:“可恨黄文炳那混蛋,几次三番找蔡九搬弄是非,此仇不报,誓不为人。请众位弟兄做个天大的人情,攻下无为城,杀了那混蛋!”晁盖说:“偷城劫寨,只可一次,只怕无为城中已有准备,难以攻打。不如先回山寨,再调兵马攻打。”宋一江一 说:“若是回了山寨,再难回来。眼下一江一 州尚不知我们到底有多少兵马,回没回山寨,无为城也不会提防。只要城里有人接应,拿下无为,易如反掌。”薛永说:“我常在江湖上行走,熟悉无为城,我去打探。”

两天后,薛永领着一条汉子回到庄上,说:“这位兄弟名叫侯健,是有名的裁缝,又跟我学拳弄棒。人们见他生得黑瘦,叫他通臂猿。近日黄文炳家请他做衣裳,正好做内应。”侯健说:“黄文炳家紧挨着城墙,隔壁住的是他哥哥黄文烨。黄文炳无恶不作,人称黄蜂刺。黄文烨却修桥补路,惜老怜贫,人称黄佛子。黄文炳陷害宋哥哥时,曾被黄文烨痛骂。”宋一江一 便请穆太公准备数百个布袋、数百捆芦柴,吩咐众好汉分头行事,叮嘱:“此去只杀黄文炳一家,不许动黄文烨与百姓一分一毫。”

当夜初更,宋一江一 等好汉乘船来到无为城下,让人把布袋装上沙土。二更天,宋一江一 命放起带铃鹁鸽,白胜就在城上竖起一根缚着号带的竹竿。宋一江一 便让手下在此堆放沙袋,挑上芦柴,沿沙袋登城。白胜禀报:“薛永、侯健已潜入黄文炳家,石勇、杜迁已埋伏在城门附近。”宋一江一 让把芦柴堆放在黄家兄弟中间的菜园中,薛永点着火,侯健就去黄文炳家敲门,叫道:“大官人家失火,有东西搬来暂放。”大门刚开,众好汉杀了进去,把满门良贱四五十口尽数杀死,只是不见黄文炳。石勇、杜迁看见火起,各持尖刀,杀死门军,大开城门。一些军民赶来救火,李逵大喝一声:“梁山好汉全伙在此!”抡双斧杀过去。众人一见,四下逃散。无为的官兵早知梁山好汉闹了一江一 州,顾命要紧,谁敢出战?众好汉一哄出了城,登船返回穆家庄。

一江一 州城守军隔一江一 望见无为城烈焰冲天,慌忙报告蔡九。黄文炳正和蔡九商议如何谎报劫法场一事,出来一看,正是他家的位置,就辞别蔡九,借官船赶回一江一 北。船到一江一 心,无为的火势更猛,把一江一 面都映红了。这时,一条小船迎头摇来,直撞向官船。随从大喝:“什么船,敢撞官船?”一个大汉高叫:“去一江一 州报失火的船。”黄文炳钻出舱,问:“哪里失火?”大汉说:“黄通判家。梁山好汉杀了他家满门。”黄文炳叫了声苦,大汉拿出挠钩,去搭官船。黄文炳见势不对,急忙跳一江一 逃命,不料水下钻出一个人,将他一把抓住,扔上小船。小船上的大汉正是李俊,潜伏水下的是张顺。二人擒了黄文炳,李俊说随从:“你们回去转告蔡九那贪一官,梁山好汉暂时不杀他那驴头,早晚来取!”

李俊、张顺把黄文炳押到穆家庄,剥光衣裳,绑在柳树上。宋一江一 取来一壶酒,为众人把盏称谢。宋一江一 喝骂:“我与你又无杀父之仇,你如何多次陷害我,定要把我置之死地?你与黄文烨一母所生,他为什么尽行善事,你偏处处作恶?我今日要拔掉你这根黄蜂刺!”黄文炳自知难逃一死,只求给他一刀来个痛快的。宋一江一 说:“你想痛快死,偏叫你慢慢死!哪位兄弟替我动手?”李逵说:“我来!”

李逵点起木炭火盆,拿把尖刀,从黄文炳腿上割起,割下一条肉,放在火盆上烤烤,下酒吃了。就这样,李逵割一块肉,烤吃一块肉,直到再割不下成条的肉来,才一刀剜出黄文炳的心肝,再一刀割下人头。厨子用心肝做成醒酒汤,众好汉吃了,才觉解恨。随后,众人收拾了穆家的家财,放了一把火,连同穆太公一同返回梁山。

人马走了三天,来到黄门山下,只听山上锣鼓齐鸣,四位好汉领着三五百喽啰拦住去路。为首的好汉说:“你们大闹一江一 州,劫掠无为,杀了无数官军百姓,我们已等候多时。懂事的,把宋一江一 留下来,饶了你们。”宋一江一 下了马,跪在地上,说:“宋一江一 被人陷害,幸得四方豪杰救了性命,请高抬贵手。”四位好汉慌忙扔了兵器,滚鞍下马,跪拜下来,说:“我们弟兄四人早听说山东及时雨的大名,只恨不能相见。俺听说宋一江一 在一江一 州吃了官司,正准备去搭救,却又听说众多好汉劫了法场,大闹无为,猜知哥哥必从此过,又不认识哥哥,所以出言相诈。小寨略备薄酒,请众好汉盘桓片刻。”宋一江一 搀起四位好汉,四位好汉自报姓名,依次为:摩云金翅欧鹏,神算子蒋敬,铁笛仙马麟,九尾龟陶宗旺。宋一江一 、晁盖率众头领上了山,四位好汉盛情款待。宋一江一 说:“宋一江一 已投了晁天王,欲上梁山聚义。四位能否舍了此处,同赴梁山?”四位好汉齐声说:“情愿执鞭随镫。”次日,四位好汉收拾了财宝,放火烧了山寨,同赴梁山泊。

一行人马走几天,上了梁山,晁盖以宋一江一 于山寨有恩为由,要让宋一江一 坐第一把一交一 椅,宋一江一 极力推辞,仍由晁盖为大头领,宋一江一 坐了第二把一交一 椅,其他好汉也排定座次,共是四十位头领。

众头领坐定,排好筵席,大吹大擂,吃酒庆贺。宋一江一 说:“可恨黄文炳那混蛋,说是‘耗国因家木,刀兵点水工。纵横三十六,播乱在山东。’应在我身上。如今看来,宋一江一 历尽艰险,终上梁山,莫不正是上应天意,下顺民心?”李逵跳起来,叫道:“哥哥正上应天意,我们有这么多兵马,就反他娘的!晁盖哥哥做了大宋皇帝,宋一江一 哥哥做小宋皇帝,吴先生做丞相,公孙道士做国师,我们都做个将军,杀上东京,夺了皇位,岂不比在这水泊里快活!”戴宗呵斥:“铁牛,你小子又胡说八道!凡事要听头领哥哥的命令,再一胡一 言乱语,先割了你这颗头,号令众人!”李逵摸着脖子说:“哎哟,割了这颗头,什么时候才能再长出来?我只吃酒吧。”

众好汉连日吃酒庆功,到第三天,宋一江一 突然说:“我有件大事,必须马上办。若是一江一 州公文到了郓城,老父与兄弟宋清定吃官司。我这就回家一趟,把老父、兄弟接来。”晁盖说:“我已想到这一点,只是众弟兄刚从一江一 州归来,养息几天后,就点起人马把伯父和四郎接来。”宋一江一 说:“不劳众弟兄辛苦,倒不如我独自回去,悄悄把老父、兄弟接来。”众头领苦苦相劝,宋一江一 怎肯听?就挎口腰刀,拿条短棒,独自下了山。

次日黄昏,宋一江一 回到家,宋清开了门,慌慌张张地说:“你们闹了一江一 州,县里已得到消息,派赵得、赵能住在庄上,看定老父和我,只等一江一 州公文来到,就动手拿人。哥哥快走,回山寨调人马来救老父。”宋一江一 转身就走。走不多远,只听身后人声喧哗,灯笼火把一大串,直追过来。宋一江一 慌不择路,摸着黑只顾逃。逃了一阵,月亮升起来,宋一江一 一看周围,不由大叫“完了!”原来,他逃到了还道村。这里一圈环山,只有一条路进出,被人堵住村口,插翅难逃。宋一江一 见追兵已近,只好进了村,转过一片林子,见一座古庙,一头钻进庙里,四下看看,无处可躲,又听人声嘈杂,已到庙外,只有掀开帐幔,躲进神橱,蜷伏着身子,大气也不敢出。

赵得率人追进庙里,用火把一照,没处藏人,就去掀帐幔。神庙中突然刮出一股狂风,把火把吹熄。赵得怕得罪神明,忙出了庙。赵能不放心,又把枪伸进神橱去搅,神橱中又刮出一阵风,吹起沙子尘土,把眼也迷了,只得出来。二人守定村口,待天亮后再搜查。

宋一江一 正无计脱身,忽听脚步声响,却是两个青衣道童从后廊走来,掀开帐幔,说:“娘娘法旨,有请宋星主。”宋一江一 不敢做声。道童又说:“娘娘有请。”宋一江一 仍不敢动。道童再次说:“宋星主不要迟疑,娘娘久等了。”宋一江一 这才听出却是女道童,便钻了出来,说:“我是姓宋,却不是什么星主。”女童说:“娘娘法旨不会错,请星主跟我们进宫。”宋一江一 随女童来到殿后,见有一道角门,不知此殿何时又修了后门,便跟女童出了门,见四下里尽是茂林修竹,一条通道笔直,两旁种着合抱不一交一 的大松树。宋一江一 又忖,早知庙后有这种去处,何必在神橱中受怕。又走了一里多,见一座青石桥,两边是朱红栏杆,岸上种着奇花异草,桥下流水潺潺。过了桥,有一座高大的棂星门,门里是一座雕梁画栋、金碧辉煌的宫殿。宋一江一 又忖,我自幼生长在此,怎么不知道还道村还有这么恢弘的宫殿?女童领着宋一江一 上了月台,宋一江一 拜伏阶下。娘娘传下法旨:“卷帘,请星主进殿说话。”宋一江一 进了殿,女童搀宋一江一 在锦墩上坐下,娘娘问:“星主别来可好?”宋一江一 起身再拜,不知如何回答。娘娘命敬酒。一女童捧宝瓶,一女童执玉杯,敬了三杯酒。宋一江一 怕失体面,接了跪下饮了。又一女童捧出一盘枣子,宋一江一 用指尖拈了三枚,吃下后,把枣核握在手中,谢辞:“臣不胜酒量,请娘娘免赐。”娘娘说:“可把那三卷天书取来赐给星主。”女童捧来三卷天书,宋一江一 收了天书,藏在袖中。娘娘说:“你要替天行道,为主全忠仗义,为臣辅国安民。玉帝因你凶心未退,暂罚你下界。这天书只可与天机星共看,功成之后,就焚烧了。来日再当重会。”

宋一江一 谢了娘娘,跟随女童出了宫殿,来到桥上。女童说:“星主请看,桥下有二龙戏水。”宋一江一 探头一看,却被二女童望桥下一推,只觉脑袋撞上什么东西,大叫一声,却是南柯一梦。他钻出神橱,看看月光,约摸三更,伸手摸摸袖子,内有三卷天书,口中有酒香,手中还握着三个枣核儿。宋一江一 左思右想,猜不透内中奥妙,转身细看时,那尊神像与梦中娘娘一般无二,出了庙门看,门匾上刻着四个金字:“玄女之庙”。宋一江一 方知是九天玄女娘娘显圣,又猜不透娘娘为什么叫他星主,天机星又是谁。

突然,杀声四起。宋一江一 急忙闪身树后。几个士兵跪在庙前,乱叫:“娘娘救命。”宋一江一 正疑惑,又听有人吼:“小子哪里逃!”就见赵能屁滚尿流般奔来,后面一人,赤膊短裤,挥动双斧,大步赶来,正是黑旋风李逵。赵能绊在树根上,栽倒在地。李逵赶上,喀嚓一斧砍作两段。又有二人赶来,一个是欧鹏,一个是陶宗旺,各挺朴刀,杀向士兵。后面又赶来三人,前面是刘唐,后面是石勇、李立。六人杀尽残敌,聚到一处,说:“宋哥哥怎么不见?”石勇说:“那棵大树后面躲着一个人。”六人围过去,宋一江一 才说:“多谢众弟兄救我。”刘唐说:“哥哥独自下山,晁哥哥放心不下,吴军师就让戴宗暗地跟随,又让我们六个随后接应。戴宗转回告知,哥哥被赵得、赵能赶到还道村,我们就杀过来。”

正说着,只听人喊马嘶,晁盖率领花荣、秦明等十多位好汉赶来。宋一江一 谢了众头领。晁盖说:“我已把老伯父和四郎接上山了,请贤弟放心。”宋一江一 随众头领回山寨,设宴答谢弟兄。席间,公孙胜说:“小弟家中只有一个老母,怕老母挂念,请晁宋二位哥哥准许小弟回家探母。”晁盖、宋一江一 答应了,公孙胜扮作云游道人下了山。突然,有人放声大哭。众好汉看时,却是天不怕地不怕的黑旋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