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九章 众虎归水泊

呼延灼一万大军全折尽,不敢回东京,想起曾和青州知府慕容彦达有些一交一 情,就想投奔青州,借兵报仇,也好向高太尉有个交代。但他又身无分文,只好解下束腰金带,卖了当盘缠。走了两天,天色晚了,他又饿又渴,见路边有一村店,下马进店,要酒要肉。小二给他煮了一条羊腿,打了三斤面饼,烫上酒来。呼延灼让小二把马牵到后槽,好料喂养,今夜就住下了。小二说:“离此不远,有一座桃花山,山上有强人。大王叫打虎将李忠,二大王叫小霸王周通,时常来打家劫舍,官府也拿他没办法。将军的马如此名贵,夜间睡觉要小心。”呼延灼却说:“我有万夫不当之勇,怎怕那几个毛贼?你只好好给我喂马就行了。”

呼延灼一来心中烦闷,二来又多喝了几杯,进了房,衣服也没脱,倒头就呼呼大睡。三更时分,忽听小二连声惊叫,忙起身去看,后院的篱笆被人推翻,乌骓马不见了影踪。小二说:“将军你看,远处还有火把闪烁,定是桃花山强人把马偷走了。”呼延灼手提双鞭,沿田间小路追赶了几里,已不见了远处火把,没个追处,只好回店,待到青州再想法剿寇夺马。

次日天明,呼延灼让小二给他挑了盔甲,直奔青州,赶到时,天色已晚,住店歇了。待到天明,他来到衙门,见了慕容知府,把兵败梁山之事说了,想借兵报仇。慕容知府说:“将军来得正好,青州常被强人侵扰,治不住他。我借兵给你,你先剿灭桃花山,夺回御赐踢雪乌骓马,再扫平二龙、白虎二山,我自会在皇上面前为你说好话,让你报梁山之仇。”呼延灼感恩不尽,连连拜谢。

三天后,慕容知府给呼延灼两千兵马,又送他一匹青鬃马。呼延灼谢了知府,率领人马杀奔桃花山。李忠、周通闻报,商议如何退敌。周通不知利害,让李忠守寨,自己带了几百喽啰下山迎敌。待跟呼延灼一一交一 锋,周通才知不是对手,斗不过六七回合,败逃回山。呼延灼怕中计,也不追赶,扎下营寨,准备再战。

周通回到山寨,对李忠说:“呼延灼武艺高强,咱们不是对手。他要是强行攻山,咱们无力抵挡。”李忠说:“花一和尚鲁智深占了二龙山,还有杨志、武松二位好汉,很是了得。我们不如写书求救。”周通说:“只怕花一和尚记仇、不肯发兵相救。”李忠说:“鲁智深是个直心肠的好汉,怎会记那点小事?何况他先打你,后盗咱的酒器,咱们也不输理。只要他接到书信,必定发兵救助。”就写书一封,派两个精明的喽啰,从后山绕下去,奔赴二龙山。

二龙山除了鲁智深、杨志、武松三位大头领,又添了四位小头领。一位是金眼彪施恩,因武松血溅鸳鸯楼,受了连累,全家出逃,父母俱亡,前来投奔武松。一位是操刀鬼曹正,也入了伙。再就是菜园子张青与母夜叉孙二娘夫妇,怕卖人肉包子的事发作,投奔鲁、武。曹正正在山下巡视,见桃花山的喽啰赶来,问明原因,带上山见三位大头领。鲁智深等看了书信,又问了详情,商议一番。鲁智深说:“洒家在桃花村,狠揍了周通那小子一顿。李忠那小子把我请上山,留我当寨主,我见这两小子太小气,偷了他许多金银酒器逃下山。他们没有对不起我的地方。”杨志说:“咱与他各守山寨,互不来往,本不该去救,一来看在都是江湖好汉的面子上,二来呼延灼得了桃花山,定会来打二龙山,不能不救。可留下施、曹、张、孙四人守山寨,咱三个亲自走一趟。”鲁智深依允,点起五百人马,与杨志、武松去救桃花山。

李忠见小喽啰回报,点起三百人马,下山策应。呼延灼跃马舞鞭,迎战李忠。这位从未打过老虎的打虎将,斗不过十回合,便败下阵来。呼延灼纵马追赶,周通忙把鹅卵石雨点般砸下来。呼延灼刚退下山,忽听后队官兵乱叫,却见一个胖大和尚飞马赶来,后面是两个头领与数百人马。鲁智深大声喝骂:“那个从梁山逃来的败将,胆敢到俺这里吓唬人!”呼延灼骂:“老爷先宰你这个秃驴,出口恶气!”两匹马冲到一处,两个人杀成一一团一 ,禅杖、钢鞭相击,火花四溅,叮当作响。斗了五十余回合,不分胜败,二人各自回马稍歇。

呼延灼喘过气来,再次出马,喝骂贼和尚出战。杨志说:“大哥稍歇,待我拿下这家伙!”拍马舞刀迎战呼延灼。二人又斗了四五十回合,不分胜败,呼延灼寻思,这二人的武艺高强,不似绿林中人,从哪儿来的?双方互相佩服对手的武艺,各自勒马回阵,收兵罢战。当晚,呼延灼正在帐中生闷气,慕容知府的使者来到,说:“白虎山强人攻城,请将军退兵守护。”呼延灼正愁难斗过鲁智深、杨志,正好借梯子下楼,连夜偃旗息鼓,悄悄退兵。

天明,鲁、杨、武三位好汉领人马杀奔官军营寨,早空无一人。李忠、周通迎下山,将三位头领请上山,大摆筵席,拜谢三头领,又命探子去探听官军的去向。

呼延灼退兵回到城下,正撞见白虎山的人马。原来,孔家庄孔太公去世后,孔明因与当地一位财主发生争执,一怒之下,与孔亮把财主满门杀光,占了白虎山落草。他们的叔叔孔宾住在青州城里,被慕容知府捉拿下监。孔明、孔亮就领兵攻城,要救孔宾。孔明见呼延灼到来,催马挺枪来迎。呼延灼见慕容知府正在城楼观战,一心想卖弄本领,再加上孔明武艺实在不济,一交一 手只二十回合,就把孔明生擒过去。接着挥军掩杀,孔亮只得带着残兵,狼狈逃窜。

慕容知府把孔明枷了,与孔宾监在一处,设筵为呼延灼庆功。呼延灼说了一交一 战经过,正要攻破桃花山,二龙山即发兵来救,那胖和尚与青脸汉武功高强,无法取胜。慕容知府说:“这和尚原是延安府老种经略相公手下的提辖鲁达,如今叫花一和尚鲁智深;青脸大汉原是东京殿帅府制使,名叫青面兽杨志;第三位是景阳冈打虎的英雄,名叫行者武松。他们已杀败数起官兵,杀死三五个军官。”呼延灼说:“我已见识过他们的手段,日后定设法将他们捉拿。”

孔亮当晚引败兵寻一座破庙歇了,次日收兵回山。正走着,迎面来了一支人马,认出领头的正是武松,下马就拜。武松忙下马搀起孔亮,二人互说了分手后的情景。接着,孔亮哭诉了叔叔被抓,兄长被擒的经过。武松说:“兄弟别怕,待鲁、杨二位来了,我让他们去打青州。”等了半晌,鲁、杨二位率人马来到,武松与孔亮引见了,说:“咱们应以义气为重,聚三山人马,拿下青州,上擒呼延灼。”鲁智深说:“洒家也是这意思。一面派人去桃花山,让李、周二人发兵助战,一面派人回山再调人马。”杨志说:“青州兵强马壮,又有呼延灼那家伙相助,不是俺自灭威风,凭咱三山的力量也难打下。依我看,不如让孔亮去梁山求援,一来他是宋一江一 的徒弟,二来呼延灼是梁山的仇人,宋一江一 定会发兵前来。”鲁智深说:“洒家每天都听人说宋三郎如何如何好:可惜无缘相见。孔亮兄弟,你可火速前往,求你师父发兵。”孔亮把人马留下,只带了一个跟班,扮作客商,直奔梁山。

李忠、周通得信,只留几十个喽啰守山,二人率人马赶往青州。二龙山上的施恩、曹正留张青夫妇守山,也率人到青州城下,合三山人马攻打青州。

孔亮二人星夜兼程,不几日来到催命判官李立的酒店,向李立说明来意。李立一面摆酒相待,一面用响箭通知山上。孔亮乘船渡到金沙滩,上了山,见了宋一江一 ,哭拜在地。宋一江一 搀起孔亮,说:“贤弟有什么难处,但说不妨,我定不避水火,尽力相助。”孔亮便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,又说:“鲁智深、杨志、武松已与李忠、周通率三山人马攻打青州,鲁头领让我找师父请救兵。”

宋一江一 引孔亮见了众头领,说了孔亮来意。晁盖说:“他们两山的好汉,尚如此仗义,三郎贤弟的徒弟求救,山寨怎能坐视不管?三郎贤弟,你多次下山,这次你守山寨,愚兄亲自走一趟。”宋一江一 说:“哥哥是山寨之主,怎可轻易下山?这是小弟分内的事,小弟自该前往。”随后,点起花荣、秦明、燕顺、王英为先锋,穆弘、杨雄、解珍、解宝为第二队,宋一江一 自领吴用、吕方、郭盛为中军,朱仝、柴进、李俊、张横为第四队,孙立、杨林、欧鹏、凌振为合后,二十位头领率两千人马,分五路开赴青州。鲁智深等闻报,前来迎接,与宋一江一 及众头领相见了。鲁智深说:“久闻阿哥大名,无缘相见,今日方得喜认阿哥。”宋一江一 说:“小可不值一提,倒是江湖上盛传师父清德,今日相见,三生有幸。”杨志也说了当年不肯留在山上,以至又经许多坎坷。宋一江一 抚慰了杨志,鲁智深便命人置酒款待山寨众头领。

次日,宋一江一 问起近日胜败如何。杨志说:“一交一 锋数次,不分胜负。青州城全仗呼延灼一人,若将他拿下,攻城如同滚汤泼雪。”吴用说:“此人不可力敌,只可智取。”宋一江一 问:“怎样智取?”吴用说出计策,宋一江一 说:“此计大妙。”便依计行事。次日一早,宋一江一 命人马围住青州,擂鼓摇旗,高声挑战。慕容知府忙请呼延灼来商量,呼延灼说:“知府放心。那贼子只能在水泊里逞凶狂,如今离开山寨,先失地利,来一个,捉一个。请知府登城,看我如何捉拿他们。”

呼延灼跨上青鬃马,带一千人马出城迎战。宋一江一 阵中冲出秦明。慕容知府在城楼上高叫:“呼延将军,先拿下反贼秦明!”秦明大骂:“害民的贪一官,杀我全家,今日正好报仇!”呼延灼舞鞭杀去,秦明挥棍迎上。二将一交一 马,大战四五十回合,不分胜败。慕容知府生怕呼延灼有失,传令鸣金收兵。呼延灼回城,埋怨慕容知府:“秦明棍法渐乱,我马上就能擒他,为什么鸣金收兵?”慕容知府说:“将军已战多时,我深知秦明武艺高强,将军不可轻敌。”呼延灼说:“看我明日立斩此贼!”慕容知府说:“明日将军一交一 锋,可杀开一条路,让人冲出重围,分投东京和附近州府求救兵。”

呼延灼回房歇息。天色未明,巡城兵丁来报:“北门外土坡上,有三骑偷看城垣。中间那人穿红袍,另一人穿道袍,再一个是花荣。”呼延灼想,那穿红的定是宋一江一 ,就点起一百骑兵,披挂上马,悄悄出了北门,缓缓逼向土坡。宋一江一 等三人只顾仰脸看城,毫无察觉。呼延灼拍马舞鞭,直冲过去。三人勒转马头,慢慢离去。呼延灼刚赶到方才三人看城的地方,只听扑通一声,连人带马栽进陷坑。随着一声呐喊,四下里伸出上五六十把挠钩,将他拖上来绑了。亲信想来救助,花荣弯弓搭箭,早射翻六七个,后面的拨转马头,逃回城去。

刀斧手把呼延灼拥进大帐,宋一江一 忙起身,命人为呼延灼松绑,跪下便拜,请呼延灼落座。宋一江一 向呼延灼说了他上山实为黄文炳一再陷害,迫不得已。梁山的许多弟兄都是被贪一官污吏逼反的。只有权借水泊,暂保性命,绝不是反叛朝廷。呼延灼大受感动,说:“待我回到东京,向朝廷为你讨一道招安文书。”宋一江一 说:“将军回不得了。高俅那小子心地狭隘,专记人的小过失,林教头、杨制使无什么过错也被他逼得走投无路,何况你折了三员大将、一万人马,怎会留你性命?如今韩滔、彭、凌振都入了伙,将军不如也坐把一交一 椅,待朝廷招安,再尽忠报国。”呼延灼沉思半晌,认为宋一江一 说得有理,就跪拜下来,情愿入伙。宋一江一 就让李忠、周通把踢雪乌骓马还给呼延灼。众人商议一番,定下攻打青州之计。

当晚,秦明、花荣、孙立、燕顺、吕方、郭盛、解珍、解宝、欧鹏、王英十个头领,换了青州军士的衣甲,跟上呼延灼,来到城下,大叫开门。慕容知府闻报,上了城楼,问:“将军怎么逃出来的?”呼延灼说:“我被他们的陷马坑捉了,押在后寨。却有我原来的部下,暗中放了我,又偷出马匹衣甲,跟我来了。”慕容知府放了心,便命放下吊桥,开了城门,骑马迎到城门口。呼延灼等人进了城,秦明忽然一棍把慕容知府打下马来,解珍、解宝就放起火来,欧鹏、燕顺奔上城,一阵乱杀。宋一江一 见城里火起,指挥大军杀进城来,一面传令:不得伤害百姓。众头领占了府衙,封了钱库粮仓,从大牢里救出孔明与孔宾一家。救灭了火,把慕容知府全家斩首。随后开仓放粮,犒赏三军。李忠、周通回山收拾人马,施恩、曹正也回二龙山,与张青夫妇将山寨收拾了,放了一把火。三山头领加上呼延灼,共十二位新头领,加上三山人马、青州的降卒,数千人马开回梁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