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章 降魔芒砀山

众好汉来到梁山,鲁智深与林冲老友重逢,感慨万千。鲁智深问:“不知阿嫂有消息吗?”林冲说:“拙荆为高衙内所逼,自缢而死。泰山也为此染病身亡。”杨志与林冲说起当年相斗之事,晁盖又说起如何劫了杨志押送的生辰纲。真是水流千转归大海,众人相会在梁山。

过不几天,鲁智深对宋一江一 说:“我有个老朋友,李忠也认识,叫九纹龙史进,现在华州华阴县少华山落草,还有三位好汉,神机军师朱武、跳涧虎陈达与白花蛇杨春。洒家想去看望他,请他四个入伙。”宋一江一 说:“我也久闻史进的名气,能请他来最好。可让武松陪你去一趟。”

两位出家人离了山寨,不止一日,来到少华山,向伏路喽啰说是拜访史大官人的。喽啰报上山去,不一时,朱武、陈达、杨春三人迎下山来,互相拜见了,却不见史进。朱武请二人上山,细告内情。鲁智深焦躁,催问史进下落。朱武不得不说,却是大名府的一个画匠,名叫王义,到西岳华山金天圣帝庙画壁画,带着女儿王娇枝,被本州贺知府撞见。贺知府仗着是蔡京的门生,无恶不作,强抢王娇枝为妾,又把王义刺配远恶军州。解差押王义路经少华山,被史进劫下,问明情由,不听劝阻,独自去华州刺杀贺知府,却被人识破,反被拿下,押在大牢中。听说贺知府还要发兵扫荡山寨,朱武三人正无法可想。鲁智深大怒,骂道:“这小子胆敢如此无礼,洒家去结果了他!”朱武等好容易把他请上山,摆酒接风。王义来拜了鲁、武,诉说了贺知府的罪恶。鲁智深口口声声要去州里打死贺太守,武松与朱武三人苦劝,他一心要救史进,怎能听进一句?众人又劝了一晚上,他反怪众人不会办事,误了史进性命。次日四更便起来,连个跟班也不带,怒冲冲直奔华州。武松怕他出事,朱武就派两个喽啰去探听消息。

鲁智深赶到华州城上打探州衙路径,忽听喝道锣响,行人纷纷躲避。他知是知府到来,就迎到州桥上,立在桥旁。不一时,众多公人簇拥着一乘官轿上了桥,鲁智深想动手,却见轿两边有许多人护卫,生怕一击不中,反误了事。贺知府早看在眼里,忙催轿快行,到衙中派两个虞侯去请鲁智深到衙门赴斋。两个虞侯来到州桥,鲁智深还在桥上,就说知府相请。鲁智深艺高人胆大,别说衙门,就是龙潭虎穴也敢去闯,便昂然跟去。来到大厅,众人让他放下禅杖,去了戒刀,再到后堂。他初时不肯,又想,凭拳头我也能打死这小子,就将禅杖、戒刀留在大堂。刚进入后堂,贺知府喝声:“拿下秃驴!”两边屏风后蜂拥出数十人来,横拖倒拽擒了鲁智深。知府随即审问:“哪里来的贼秃,为什么要刺杀本官?”鲁智深说:“洒家又不曾杀你,你为什么妄指平人?”知府说:“谁见过僧人自称洒家的?想必是关西大盗,来救史进。左右,与我狠狠打那秃驴!”贺知府把鲁智深重打一顿,枷了重枷,打入死牢。武松闻报大惊,正不知如何是好,忽听喽啰报神行太保戴宗来到。武松等忙将戴宗迎上山,戴宗说:“你们走后,宋公明哥哥放心不下,让我来探听消息。”武松等便将史进如何被捉,鲁智深如何急于救史进,不听劝说,擅赴华州,中计被擒的事一一说明。戴宗不敢久停,吃了些素饭,星夜赶回梁山,报知宋一江一 。

宋一江一 当即点花荣、秦明、林冲、杨志、呼延灼领一千马军、二千步军先行,与吴用、朱仝、徐宁、解珍、解宝领中军,率军二千,李应、杨雄、石秀、李俊、张顺领军二千,押运粮草,随后接应。七千人马日夜兼程,直奔华州。半路上,戴宗先行报信,朱武忙命手下备好酒肉,以犒大军。梁山人马来到少华山。朱武等将宋一江一 与众头领迎上山寨,述说史进、鲁智深被擒之事。宋一江一 与吴用计议如何攻打华州,朱武说:“华州城坚濠深,难以攻打,除非里应外合,方可打下。”吴用说:“明天先去实地察看,再作商量。”当日饮酒直到天晚。天一亮宋一江一 就急着要去看城,吴用说:“城里押着两只老虎,怎能不防?今夜月色好,可于晚上去看城。”当天晚上,花荣、秦明、朱仝三人护住宋一江一 、吴用二人,来到华州城下。只见华州城墙高耸,壕沟宽深,易守难攻。宋一江一 不由紧皱眉头,无法可想。吴用说:“别忙,回山再作商量。”五人回山,吴用派出数十名探子,远近打听消息,以找攻城的办法。

两天后,一个探子回来禀报:“朝廷派太尉宿元景,持御赐金铃吊挂,来华山进香,已从黄河入了渭河。”吴用说:“有办法了。”便叫李俊、张顺,你两个如此如此。二人不认识道路,杨春自告奋勇,愿为向导。宋一江一 便让三人先行下山。次日,吴用请宋一江一 、李应、朱仝、呼延灼、花荣、秦明、徐宁带五百人悄悄下山,来到渭河渡口,李俊三人已夺了十多只大船等候。吴用便分派众头领埋伏,只待官船到来。

等了一夜 ,次日天明,听得远处锣响,三只官船逆流而上,船上插着黄旗,上写“钦奉圣旨西岳降香太尉宿元景”。不一会儿,官船渐近,宋一江一 便将船排开,拦住河道。官船舱中走出二十余名虞侯,喝问:“你们是什么船,胆敢拦挡钦差?”宋一江一 躬身施礼,吴用说:“梁山泊义士宋一江一 ,参见钦差。”船上客帐司出舱说:“这是朝廷大臣,奉旨降香,怎能见你们草寇?”吴用说:“俺们只要参见太尉,有事相告。”客帐司不允。宋一江一 说:“太尉不肯相见,只怕孩儿们惊了太尉。”朱仝把小旗一招,花荣、秦明、呼延灼、徐宁率人马来到河岸,把弓箭对准了官船。客帐司慌忙进舱,请宿元景在船头坐下。宋一江一 躬身施礼,宿元景问:“义士为什么拦住去路?”宋一江一 说:“宋一江一 只请太尉上岸,有事相求。”宿太尉不允,李应把小旗一招,李俊、张顺撑船冲出,跳过船去,先把两个虞侯扔到水中。宋一江一 忙喝:“不许一胡一 来,别吓着贵人!”张顺、李俊跳下水,把两个虞侯扔上船,翻身又跳上船来,把宿元景吓得魂不附体。宋一江一 又向宿元景立下重誓,若危害他,天诛地灭,宿元景才战战兢兢上了岸。众人牵过马,请宿元景骑上,裹着回了少华山。宋一江一 又让把船上物品搬走,留了李俊、张顺领水军看船。

众好汉把宿元景拥上山,让他在聚义厅首位坐下,宋一江一 拜了四拜,说明为救二位弟兄,攻打华州,怕伤害无辜生灵,特借宿太尉一行的服饰、仪仗、御香及金铃吊挂一用。尽管宿太尉一百个不愿意,却也由不得他了,只好答应。宋一江一 一面设筵款待宿太尉一行,一面挑一个和宿太尉面目相似的喽啰,让他剃了一胡一 须,扮做宿太尉;宋一江一 、吴用扮做虞侯,花荣、徐宁、朱仝、李应扮做衙兵,众喽啰执旌节、仪仗,抬上祭礼、金铃吊挂,武松在西岳门等候。秦明、呼延灼领一队人马,林冲、杨志领一队人马,分两路取城。

宋一江一 等下了山,上了船,逆流而上,来到西岳庙前码头。戴宗先去报知观主,众道士慌忙迎到船边。众喽啰执着仪仗上了岸,吴用说:“太尉身体不适,备轿。”左右人搀着假太尉上轿,直到庙中接官厅内歇下,把假太尉放在床 上,用被子围上。吴用对观主说:“宿太尉奉旨进香,为什么华州官员不来迎接?”观主说:“已派人去报告了。”正说着,府里的一个推官带着几十个人赶来了。推官见旌节、仪仗都是大内制造的,怎敢不信?慌忙跪拜。那喽啰虽貌似宿元景,但口音、语气无法学,只是微抬抬手,让推官平身。吴用就埋怨推官:“太尉是皇上一宠一 信的大臣,不顾病体,千里降香,本州官员为什么不来迎接?”推官说:“我们没接到报告。何况少华山贼人勾结梁山反贼,要打城池,知府日夜提防,不敢擅离。小官先到一步,他随后就来。”推官命取酒来,敬与宋一江一 、吴用。吴用让喽啰取出金铃吊挂,让推官看了。推官更加深信不疑,便辞了客帐司,报与贺知府。

贺知府带了三百余人,到庙前下了马。吴用见来人都带着刀剑,喝道:“朝廷太尉在此,闲杂人等不许近前。”众人只好站下来,贺知府独自进去,参拜假太尉。吴用喝问:“知府,你知罪吗?”贺知府说:“贺某不知太尉到来,请恕罪。”吴用怒喝:“拿下!”解珍、解宝早抽出短刀,一脚踢翻贺知府,一刀割下头来。宋一江一 一声令下,花荣等排头儿杀过去,早有一半人成了刀下鬼。剩下的往庙外跑,武松、石秀从外面杀进来,三百人一个不剩。随后来的官员,刚到码头,就被李俊、张顺杀了。

宋一江一 忙叫收拾了东西,赶到华州城,两路兵马早杀进城里,先从牢中救了史进、鲁智深,又打开府库,将钱粮尽数取出装车。回到少华山,宋一江一 取一包金银,拜谢宿元景,所有从人都赏了金银。又办下筵席,请太尉饮宴。随后,将太尉送上船,所借物品如数奉还。宋一江一 便带上人马,得胜回山。宿太尉来到华州,查明知府等官员被杀,差、吏被杀三百余人,军士被杀一百余人,府库被抢掠一空,便命本州推官先写文书报中书省,然后去降了香,星夜赶回东京,奏闻朝廷。

宋一江一 率人马回到梁山,少华山四头领设筵席,拜谢晁盖、宋一江一 及众头领。过了几天,朱贵上山来报:“徐州沛县芒砀山中,有一伙强人,聚有三千人马。为首的名叫混世魔王樊瑞,能呼风唤雨,用兵如神。第二个叫八臂哪吒项充,使一面盾牌,上插二十四把飞刀。第三个叫飞天大圣李衮,也使一面盾牌,上插二十四根标枪。他们三人扬言要来吞并咱们梁山泊。”宋一江一 大怒,要亲自下山。史进说:“小弟四人来到山寨,寸功未立,愿引本部人马,剿灭他们!”宋一江一 就让史进四人发兵。

芒砀山本是汉高祖刘邦斩蛇起义之处。史进等来到山下,命喽啰擂鼓挑战。不一时,项充、李衮率人马杀下山来。史进等迎上去,谁料项、李二人盾牌滚动,无人能敌。史进险些中了飞刀,杨春的马着了一刀,慌忙弃马而逃。史进军马大败,逃了三十多里。史进正要派人回梁山报信,请求援兵,却见北方开来一队人马,为首的是花荣、徐宁。花荣说:“宋公明哥哥生怕强人使妖术,派我二人来助四位。”史进便和花荣合兵下寨。次日天明,正要起兵对敌,北方又开来一队人马,却是宋一江一 、吴用、公孙胜和八员头领率三千人马连夜赶来。史进说了项充、李衮的盾牌厉害,无人能挡。宋一江一 大惊,吴用说:“先安下营寨,再作商议。”宋一江一 心急,定要立即一交一 战,挥兵直逼山下。此时天色已晚,芒砀山上到处都是青色灯笼。公孙胜说:“这混世魔王果然会妖法,明天看贫道如何捉拿他们。”宋一江一 便叫退兵二十里下寨。

次日早起,公孙胜献出阵法,是汉末时诸葛亮布石为阵的八阵图。宋一江一 便命众头领按图布阵,只待擒兵捉将。半晌午将,阵势布好,众军摇旗擂鼓,呐喊挑战。芒砀山三位头领率人马下了山。樊瑞虽会妖法,却不懂阵图,就作起法来,只见狂风大作,飞沙走石。项充、李衮各带五百滚刀手,杀入阵去。宋一江一 见敌军杀来,将军马分开,放二人入阵,再用乱箭射去,滚刀手大部被拦下来。陈达把旗号一摆,阵势变作长蛇阵。项充、李衮在阵中左盘右旋,转得晕头转向。公孙胜把松文古定剑一指,喝声:“疾!”樊瑞祭起的风反卷向项充、李衮,二人只觉天昏地暗,日月无光,不辨东西南北。二人不由心慌,只想夺路回阵,四处乱撞。正没处寻路,忽听一声雷响,二人一齐栽下陷阱,挠钩乱麻般伸来,把二人捉了。宋一江一 把鞭一指,三军掩杀过去。樊瑞抵挡不住,败退上山,折了大半人马。

宋一江一 在大帐落座,刀斧手将项充、李衮推上来。宋一江一 忙叫松绑,亲自斟酒为二人压惊,劝说二人归顺入伙。二人拜下来,深感宋一江一 大义,情愿归降,并请宋一江一 放二人回山,劝樊瑞一同投降。宋一江一 依了二人,为二人换了新衣,赏了酒席,放二人回山。二人见了樊瑞,说了宋一江一 如何仁义,樊瑞听了,决定投降。第二天,三人收拾了山寨的人马钱粮,下山到宋一江一 大寨中,归降了梁山。宋一江一 大喜,让公孙胜收樊瑞为徒,传授天罡五雷正法。宋一江一 收兵回山,来到水泊边,芦苇丛中突然钻出一个人来,拦住宋一江一 马头,跪倒就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