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一章 晁天王归天

宋一江一 慌忙下马,搀起那人。那人说:“小人叫段景住,因生得赤发黄须,人称金毛犬,靠到北地盗马为生。今春到枪竿岭北边,见大金国王子放养的一匹雪白马,名叫照夜玉狮子,可日行千里,就盗了来。闻听山东及时雨的大名,想把马献给头领,当做见面礼。谁知走到凌州西南曾头市,被曾家五虎夺去。我说是献给宋一江一 的,他们不仅不还,反而大骂众头领。我只好逃脱,来告知头领。”宋一江一 把段景住带回山,命戴宗前去曾头市打探。

四五天后,戴宗回山,对众头领说了打探到的情况。曾头市有一个曾家府,是金国人,家长叫曾弄,人称曾长者,有五个儿子,号称曾家五虎:长子曾涂,二子曾密,三子曾索,四子曾魁,五子曾升。又聘有教师史文恭,副教师苏定。曾家聚了六七千人马,打下几十辆囚车,发誓把梁山头领捉尽。那匹宝马现由史文恭骑坐。最令人可恨的是,他们编了童谣,让小儿唱:“摇动铁环铃,神鬼尽皆惊。铁车并铁锁,上下有尖钉。扫荡梁山清水泊,剿除晁盖上东京。生擒及时雨,活捉智多星。曾家生五子,天下尽闻名!”晁盖大怒,说:“这畜生如此无礼!这次我亲自走一遭,不擒此辈,誓不回山。”宋一江一 慌忙劝阻,晁盖说:“不是我要夺你功劳,你下山多次,这次我定要去!”宋一江一 苦谏,晁盖不听,点起二十个头领,五千人马,让宋一江一 守山寨。宋一江一 等到金沙滩为晁盖饯行,忽然一阵狂风,吹断晁盖的帅旗。宋一江一 、吴用又谏,未曾出兵,先折帅旗,于军不利。晁盖说:“天地风云,不足为怪。不趁此春暖之时,灭了他们,等他们成了气候,那就晚了。你们别说了,说什么我也要去!”

晁盖率人马来到曾头市附近,扎下营寨。次日,众头领前去察看地势,只见柳林中迎出一队人马,约有七八百人,领头的是曾魁。曾魁破口大骂,林冲拍马冲去。二人斗了二十来回合,曾魁看看不支,拨马跑回柳林。林冲也拨马回阵。众人回寨,商定明日一早前去挑战。次日天明,梁山人马列成阵势,擂鼓挑战。曾头市人马迎出来,当中七匹马上,骑着史文恭、苏定和曾家五虎。军卒推出几辆囚车,曾涂骂:“看到俺的囚车吗?俺曾家杀死你们,不算好汉,要把你们一个个活捉了,押上东京,碎一尸一万段。”晁盖大怒,拍马挺枪,直奔曾涂。众将怕晁盖有失,一齐冲杀过去。曾家人马边战边退,退入村里。林冲见道路复杂,护定晁盖,收兵回营。晁盖见没得便宜,折了些人马,心中烦闷。众将纷纷劝说,双方各折人马,没打败仗,不必烦恼。晁盖急于取胜,接连三天挑战,曾头市就是不出一兵一卒。

第四天,忽有两个和尚拜见晁盖,说:“小僧是村东法华寺僧人,曾家五虎不时来寺敲诈勒索,无所不为。小僧已探明村中虚实,特地为大王领路劫寨,剿灭了他们。”晁盖请二僧坐了,置酒相待。林冲恐其有诈,二僧却一番花言巧语,使晁盖深信不疑,决定带十个头领,领两千人马劫寨,让林冲领兵接应。当晚二僧领路,晁盖率人马跟随,来到法华寺,已是二更天气。待三更时分,和尚领晁盖去劫北寨。正走间,二僧忽然不知去向。晁盖忙命退兵,只听四下里金鼓齐鸣,喊声震天,到处火把乱晃。呼延灼舞动双鞭,当先问路,晁盖率军跟随。正行间,黑暗里闯出一队人马,乱箭射来。晁盖脸颊上中了一箭,栽下马来,刘唐、白胜慌忙赶来,混战到天亮,各自收兵。林冲清点晁盖的人马,只剩一半。众头领来看晁盖,拔出箭来,箭上有毒,晁盖已昏迷。看那箭杆上,刻有“史文恭”三字。林冲忙取药为晁盖敷了,把晁盖抬上车,让三阮、杜迁、宋万先护送回山。众头领欲战不敢,欲退不能,只好坐等宋一江一 的命令。众军见头领如此,也失去了斗志。当夜二更,曾头市分兵五路,冲杀过来。林冲等头领无心再战,领兵后撤。曾家人马追来,梁山兵马且战且退,退了五六十里,方才得脱,又折了六七百人。众头领只好退回梁山。

晁盖回到梁山,昏迷几日,宋一江一 亲自照料,却汤水不进。这天半夜醒来,见宋一江一 与众头领都围在榻前,只说了句:“谁捉了史文恭,谁就当梁山之主。”便一命归阴。众头领放声大哭。宋一江一 命人在聚义厅正中为晁盖设灵位,供上那支箭,请来僧人追祭晁盖。众头领商议一番,不顾宋一江一 推辞,让宋一江一 暂时坐了第一把一交一 椅。

这天,山寨请到北京大名府法华寺的高僧大园做法事,吃斋时与宋一江一 谈起大名府的一位好汉,名叫卢俊义,人称玉麒麟,枪棒天下第一。宋一江一 便想请卢俊义上山入伙,吴用说:“我只凭一张嘴,便可说他上山。”

次日,吴用让李逵扮作哑道童,二人下了山,四五天后,来到大名府。吴用扮作算卦先生,来到卢俊义的店铺前,高声大喊:“算命,算命,一两银子一算。”街上闲人见他要价这么高,乱哄哄跟着看热闹。吴用来回转了两三趟,惊动了卢俊义,说:“此人定有真才实学。”便命人请那算卦先生。吴用让李逵坐在门口等候,独自进去,与卢俊义相见了,自称名叫张用,绰号谈天口,能算皇极先天数,知人生死贵贱。卢俊义便让吴用算福祸,吴用先夸了卢俊义命好,又危言耸听地说:“卢员外百日之内必有血光之灾。若想破解,要去东南方一千里。”卢俊义还有些犹豫,吴用又巧言令色,方使他深信不疑。临走,吴用在墙上题一首卦歌:

芦花丛里一扁舟,俊杰俄从此地游。

义士若能知此理,反躬逃难可无忧。

吴用走后,卢俊义叫来总管李固与大小管家,却不见亲信燕青。正要派人去找,燕青来了。燕青自幼在卢府长大,不仅武艺超群,一弩一箭百发百中,相扑无敌手,还会吹拉弹唱,猜谜对联,能说各地方言,人称浪子燕青。卢俊义说了要去躲灾之事,让李固收抬十车货物,随他前去,让燕青在家代理总管,李固听说此去正要经过梁山泊附近,吓得不敢去。燕青则认为算卦的是哄骗钱财,根本不可信。可是卢俊义已拿定主意,既不顾李固的哀告,又不听燕青的劝阻,坚持要行。众人无法,只得照办。

李固收拾好货物,雇了十辆太平车、十个脚夫和几十头牲口,装好货物,卢俊义提了朴刀,押车启程。走了几天,已离梁山不远,李固等人正吓得要命,卢俊义却在车上插了四面白绢旗,每面旗上写七个字,合起来是:

慷慨北京卢俊义,远驮货物离乡地。

一心只要捉强人,那时方表男儿志。

李固等人看了,更是吓得不知如何是好,慌忙跪地哀求,请卢俊义取下旗帜,悄悄过去。卢俊义仗着武艺高强,把众人一大骂一顿,命令立即赶路。众人哭哭啼啼,胆战心惊地上了路。半晌午时,路过一片大树林,只听一声呼哨,冲出几百喽啰,当先的正是李逵。李逵说:“卢员外,还认识哑道童吗?你中了俺军师的妙计,还不来山上坐一把一交一 椅?”卢俊义挺朴刀来斗李逵,只斗三回合,李逵便逃。卢俊义赶去,又碰上鲁智深。二人又斗几回合,鲁智深拖着禅杖就走。卢俊义再赶去,又与武松斗了几回合,武松也掉头就走。再赶一阵,又被刘唐拦住,背后穆弘又杀来。卢俊义杀退二人,又来了扑天雕李应。待卢俊义杀退李应,再回来,连车带人都不见了,忙上高处张望,人、车正被众喽啰驱赶上山。

卢俊义气得七窍生烟,慌忙追去,又碰见朱仝、雷横。三人斗了几回合,朱仝、雷横转身就走,卢俊义紧追不舍。忽听一阵鼓乐声,抬头看,远远只见“替天行道”的杏黄旗迎风招展,宋一江一 、吴用、公孙胜率数百人,齐声高喊:“卢员外好!”卢俊义指着山上破口大骂,花荣一箭射来,射落了他氈笠上的红缨,吓得他转身就走,却见秦明、林冲与呼延灼、徐宁分率两支军马杀来,只得没命奔逃。到了天晚,脚上起泡,腹中饥饿,却奔到湖边。一叶扁舟从芦苇中摇出来,卢俊义说了不少好话,上了船,行到湖心,三阮各驾小船从三面围上来。卢俊义忙命渔夫靠岸,谁知那渔夫却是混一江一 龙李俊。卢俊义挥刀劈去,李俊跳入水中。张顺从水中钻出来,只一扳,小船翻个底朝天,卢俊义被张顺拦腰抱住,拖到对岸。众喽啰正要绑他,戴宗跑来传令:“不得侵犯员外贵体!”递过一包锦衣,让卢俊义换下湿衣。接着,一台八抬大轿来到面前,请卢俊义上轿,鼓乐喧天地抬上山去。卢俊义就是有三头六臂,也只有听任摆布了。

宋一江一 已将聚义厅改为忠义堂,率众头领把卢俊义迎到堂口,才接他下轿,大吹大擂,迎到堂中,一齐拜倒。宋一江一 请他坐山寨第一把一交一 椅,他坚辞不坐,执意要下山。众好汉将他强留下来,每日轮流置酒设宴,请他吃喝。吴用则暗地里对李固说:“你们员外已坐了山寨第一把一交一 椅,你可押货物回去。你家墙上我题的诗是藏头诗,每句诗的第一字合在一处就是‘卢俊义反’四字。”

李固千恩万谢地下山去了,卢俊义仍被留在寨中。三十余个大头领的酒席吃下来,已是一月出头。卢俊义要辞行,朱武等数十个小头领又不肯放,为什么大头领的酒席能吃,小头领的不能吃,难道有毒一药?李逵又在里面跟着起哄,卢俊义不得不又留下来,在山寨住了两个多月。当初出北京时是五月盛夏,如今已近八月仲秋。卢俊义坚持要走,宋一江一 还了他衣裳兵器,又送他一盘金银。他只拿够路费,便下山赶回北京。

这天已离大名府不远,忽然有个乞丐拦住卢俊义的去路,仔细一看却是燕青,不由惊问:“你是怎么了?”燕青说:“主人,李固回来说你投梁山入了伙,不仅霸占了你的家产,跟娘子勾搭上,还到官府把你告了。你千万不可回去,官府正要抓你呢!”卢俊义曾救过李固的命,又把李固一手提拔为大总管,怎肯相信李固会背叛他?就说:“肯定是你不学好,反说李固不好。”燕青说:“我是苦劝不听,才被奸夫淫妇赶出来的。”卢俊义大怒,骂道:“放屁!我老婆不是那种人!”燕青苦劝,卢俊义一脚把他踢倒,大步奔进城。

卢俊义回到家,大小管家都吃一惊。李固慌忙迎出,备酒为他接风。正吃酒,忽听一声呐喊,几十个公人一拥而进,将他拿翻,绳捆索绑,押到留守衙门。梁中书当即坐堂审问,卢俊义据实一一说明。但李固与贾氏娘子却一口证死,他到梁山泊入了伙。李固早在留守衙门上下都使了钱,张孔目就说:“不打他怎肯招!”梁中书就命动了大刑,把卢俊义打得皮开肉绽,昏死三四次,受刑不过,只好招了。当堂取一面一百斤的重枷,把他枷了,打入死牢。

到了牢中,两个兼刽子手的押牢节级把卢俊义押好。这二人是亲兄弟,哥哥叫铁臂膊蔡福,弟弟叫一枝花蔡庆。蔡福让蔡庆看好卢俊义,回家办点事。刚出牢门,正碰见燕青提着罐子赶来,说是在街上讨得一点剩饭来送给主人吃。蔡福大受感动,让燕青自去送饭,就往家赶。走过州桥,碰见一个茶博士,请他到茶馆说话。却是李固等在那里,出五十两金条买卢俊义的命。蔡福回绝,李固又加五十两,蔡福开口要五百两,李固答应下来,只等明天收一尸一。

蔡福刚进家门,一个人跟进来,正是小旋风柴进。柴进说明利害,谁敢杀害卢员外,梁山人兵到来,定将大名府杀个鸡犬不留。蔡福吓出一身冷汗,连说不敢。柴进留下黄金千两,让蔡福为卢俊义周旋。蔡福忙回到牢里,跟弟弟一商量。蔡庆也怕梁山好汉杀来,身家性命不保,让蔡福为卢俊义打点。蔡福就拿着黄金买通上下,打通了关节。李固来催门,蔡福就以梁中书不让杀为借口推托。

张孔目收了黄金,就对梁中书说,卢俊义虽在梁山住了多日,并未入伙,可判脊杖四十,刺配三千里。梁中书就依言判决刺配沙门岛,派两个公人押送卢俊义。这二人正是董超、薛霸。二人当年暗害林冲不成,被高俅刺配大名府,仍干原来的勾当。二人回家收拾行李,被李固邀到酒馆,每人先送十两银子,让他们暗害了卢俊义,回来每人再谢五十两黄金。二人见财起意,忘记当年的教训,满口答应下来。

二人押上卢俊义,连夜起解,把当年炮制对付林冲的手段全用上,一路上一个连打带骂,一个说好话。第二天晚上住店,又叫滚开水烫了卢俊义的脚。次日行到一座树林,又将卢俊义捆在树上,董超出来望风,薛霸结果卢俊义性命。董超等了一阵,没听见动静,回来看时,薛霸直挺挺躺在地上,心窝中了一弩一箭,已没了气,正要喊叫,只听有人叫声:“着!”脖子上已中了箭,也死在当场。树上跳下一个人来,拔出尖刀割断卢俊义的绑绳,放声大哭。卢俊义睁开眼,认出正是燕青。卢俊义说:“你虽救了我,却杀死两个公人,我的罪更重了,到哪里去才好呢?”燕青说:“宋公明苦留主人,主人不听,如今只有投奔他了。”便背起卢俊义,往东南就走。走不十几里,燕青走不动了,便在路边找一个酒馆,让卢俊义坐下等着,想射些禽一兽 来借店里的锅灶煮煮,吃了再赶路。待他射了几只鸟雀归来,却见卢俊义又被一伙公人捆走。原来过路人发现了董超、薛霸的一尸一体,报知官府,追踪下来。店小二见卢俊义脸上刺字,身有棒伤,就报知地保。地保就领公人赶来,再把卢俊义捉走。燕青无法可想,只好投梁山报信。

这天,燕青走得又饿又渴,身边只剩下一枝箭了,见前面树上有一只喜鹊,一一弩一射去,射中鹊尾,那鹊带箭飞去。燕青追过山坡,不见了喜鹊,却见两个大汉走来。他见二人的包袱沉重,想必有不少金银,就想劫下来,冲上去打倒一个。另一个忙持棒打来,燕青肚里无食,身上乏力,躲不及,被打翻在地。地上的汉子跳起来,一脚踏上燕青的胸口,抽刀就往下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