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回试禅心八介撞天婚

没走多久,天渐渐黑了,在不远处一片小树林中,隐隐可以看见一栋豪华的门楼。唐僧高兴地说∶“今夜可有住宿的地方了。”唐僧师徒刚走到门口,刚好屋里走出一位中年妇女,唐僧忙施礼,说明来意,那妇人一听便请唐僧师徒进屋休息。

  那妇人把唐僧师徒领到大厅,吩咐佣人准备斋饭,自己和唐僧话起家常来∶“我家家财万贯,良田千顷。唉!五一可是丈夫前年死了,只有三个女儿与我相伴,看你们师徒四人都是正人君子,不如给我家当上门女婿,师父看怎么样?”

  唐僧的脸红到了耳根,只装作没听见,也不回话。八戒听见有这么多家产,又有绝色美女,便动了心,悄悄凑到师父跟前,要他答应。唐僧狠狠地瞪了八戒一眼,又训斥一番,八戒撅着嘴站到一边去了。

  妇人见唐僧不答应,很不高兴。唐僧见了就推脱给悟空,悟空又推给八戒,八戒虽然心里愿意,但嘴上也假装推辞。那妇人见他们你推我,我推你,都不肯答应,一生气走到屏风后面,把门关上走了。

  唐僧师徒被冷落,坐在大厅没吃没喝,也没人理他们。八戒埋怨说∶“师父,为什么你不先骗骗她,等吃饱喝足后再想别的办法?”说完,走出大厅,说去放马。悟空知道八戒心里另有想法,就变成一只红蜻蜓,跟在八戒身后。

  八戒牵着马无处可去,就顺着围墙转到后门口。这时那妇人带着三个女儿正在小院中观赏菊花。八戒偷眼一看,那三个女儿确实美如天仙,不由地想入非非,陪着笑脸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。

  三个女儿看见有生人来了,一个个害羞得躲到屋里。八戒走到那妇人跟前,恭恭敬敬地鞠个躬,又亲亲热热地喊了声∶“娘,我放马来了。”求那妇人把女儿嫁给他。妇人问∶“你师父会答应吗?”八戒说∶“他又不是我爹,管不了那么多!”

  悟空听得清清楚楚,赶忙飞回前厅,恢复了原来的模样,把八戒和那妇人的谈话,给师父学了一遍。刚说完,八戒牵着马回来了,悟空故意逗他∶“到哪里去放马了?”八戒含含糊糊地说∶“这里的草长得不好。”

  正在这时,旁边的门开了,那妇人带着三个女儿,身上穿着漂亮的衣服,迈着小步,走了进来,向唐僧师徒问好。唐僧合掌低头念阿弥陀佛,孙悟空仰起脸不理她们,沙僧转过身不敢多看一眼,只有八戒目不转睛地死盯着人家。

  拜见后,那妇人就让女儿们回到内房,这才问唐僧∶“长老哪位徒弟愿意娶我女儿呀?”唐僧、悟空、沙僧都一齐看八戒,八戒还装出一副不情愿的样子。悟空上前一把抓住八戒的手,放到那妇人的手里,说∶“你们不是早就商量好了吗?去拜天地吧!”

  八戒还在装模作样,嘴里虽说不愿意,人却已经离开了前厅,跟着那妇人左拐右拐,来到了后房。八戒急得马上就要拜天地。那妇人却把一个盖头盖在八戒的头上,让三女儿在他身边来回地走,说他抓住哪个女儿,就把哪个女儿嫁给他。

  八戒顶着盖头,听见身边有人走来走去,可是伸手去抓,每次不是抱住柱子,就是碰了墙壁,急得满屋乱跑,可是越急越是一个也抓不住,最后累得气喘嘘嘘,实在跑不动了,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
  可是八戒并不死心,向那妇人提出干脆把三个女儿都嫁给他。妇人不同意,又从房中拿出一件挂满珍珠的汗衫,说∶“我的女儿每人都织了一件,哪个女儿的你能穿上,就把哪个女儿嫁给你。”

  八戒听了心里十分高兴,就三下五除二地脱了黑布上衣,把挂满珍珠的汗衫,穿在身上。可是还没等他系上腰带,就“扑”地一声,摔倒在地上,那件汗衫眨眼的功夫竟变成了几根绳子,把八戒捆得紧紧得,不管他怎么使劲,也挣脱不了。

  再说唐僧、悟空和沙僧,八戒被带走以后,那妇人立刻派人送来很多好吃的,吃完以后,他们就在前厅睡觉。一觉醒来,东方已经发白。唐僧急着赶路,睁开眼一看,原来住的那些华丽的房子都不见了,他们三人竟然睡在野地里。

  唐僧吓得赶忙叫醒悟空和沙僧。悟空回头看了看,发现对面一棵老柏树上,挂着一张纸条,正随风微微地飘动。他走过去扯下纸条,拿给师父看,这才明白昨天晚上的那四位女子,是由黎山老母、观音、普贤和文殊四位菩萨变的,来试试他们取经的决心。

  这时,树林中传来了八戒的叫声∶“师父,快来救我,我下次再也不敢了!”唐僧、悟空、沙僧顺着声音找过去,只见猪八戒被紧紧捆着,吊在树上大喊大叫。悟空走过去逗他∶“新郎官怎么不在新房中,跑到树上打秋千耍杂技?”

  沙僧见了,不忍心八戒受罪,把他放了下来。八戒知道自己错了,低着头,请师父原谅,并且表示接受教训,要跟师父去取经。于是唐僧带着三个徒弟,对着空中谢过菩萨,然后跨上白马,高高兴兴地向西天走去。